頂點小說網 > 萌妻太可口:總裁,請克制 > 第兩千九百九十九章 你該不是想讓司徒昭死…

第兩千九百九十九章 你該不是想讓司徒昭死…

        寧喬喬在心里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剛才只在樓下呆了一會,如果連這個也要算,你不如每天把我綁在你身上好了!

        郁少漠眸光一暗,伸手一把將她扯進懷里,低沉的聲音恨恨地在她耳邊道:“我真想這么干!”

        “……”寧喬喬驚悚了:“你該不會真想這么干吧!

        這男人現在越來越粘她,搞不好還真的干得出這種事。

        郁少漠在她唇上咬了一下:“不會,因為不方便!

        寧喬喬:“……”

        說的好像如果能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他就真的會把她綁在他身上似的。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忽然想到坐在下面的兩個人,伸手戳了戳郁少漠的肩:“你說他們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懿真的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嗎?可是她不是一直都喜歡郁少寒的么!

        “你管他們這么多干什么,陪我上去看資料!

        郁少漠懶得跟她說這些事情,摟著她朝樓上走去。

        ……

        樓下。

        郁少寒坐在沙發上,眼神淡淡地道:“繼續說!

        經過剛才被寧喬喬他們打擾,云懿也沒那么緊張了,眼神閃了閃,道:“我已經說完了!

        “說完了?”郁少寒瞇起眼盯著她。

        “嗯!痹栖颤c頭。

        “那么現在輪到我來問了!庇羯俸统恋穆曇魶]有溫度:“你們認識多久了?”

        云懿:“去找你之前認識他的!

        “也就是說你們認識和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星期,這期間你們甚至都不在一起,你就決定要和他在一起,一見鐘情?”

        說到最后四個字時,郁少寒低沉的聲音十分不屑。

        這種語氣仿佛是在唾棄她的感情,可是她對他也是一見鐘情……

        云懿不由自主的挺起脊背,眼神堅定地道:“是!

        “呵……”郁少寒輕笑一聲。

        云懿渾身一震,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道:“你笑什么?難道在你眼里我就不能對別人一見鐘情嗎?你覺得我很愚蠢是嗎?可是我就是喜歡他,怎么了,不行嗎?”

        她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露出過這么尖銳的眼神,像一只張開并不存在的翅膀的雛鳥,奮力守護她心里最重要的東西。

        郁少寒眼神淡淡地看著她,過了一會,緩緩道:“你當然可以對他一見鐘情,我只會好奇,既然你都對他一見鐘情了還來找我干什么?還跟我一起上山干什么?站在我的床邊跟我說那些話干什么?”他停了一下,繼續道:“剛才蹲在我面前替我拔刺又算什么?”

        “……”

        云懿愣住了。

        郁少寒看著她:“我不是不同意你交男朋友,如果你夠了解他,他是個值得你托付的可靠的男人,我可以允許你和他在一起,但是像你這樣隨便找個男人,不行!”

        云懿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眼神閃爍地看著他:“你……你憑什么說不行,這是我的事情,這你沒有關系……”

        “沒關系?”郁少寒低沉的聲音很冷:“當初不是你求著想和我有關系的么?甚至利用寧喬喬的同情心也要留在我身邊!

        “是,我是利用了她!”云懿像是被踩到了痛點,頓時站起身,眼睛直直地道:“是我利用了寧喬喬,是我的錯,我去向她道歉,這種夠了吧!”

        以前她做過很多錯事和壞事,但是在遇到他們之后,她只干過這一件對不起寧喬喬的事情。

        寧喬喬單純善良,她滿心詭計,是她齷齪不堪,她去給他心中的仙女道歉,這總行了吧!

        這是云懿第一次,在郁少寒提到寧喬喬的時候忍不住了。

        她可以接受他心里有寧喬喬、他愛寧喬喬,

        可是他不能接受他把她和寧喬喬放在一起作比較,而且她還是差的那個。

        她知道寧喬喬是天之驕女、值得被所有人寵愛,但是她不想被人一遍一遍提醒自己和寧喬喬的差別有多大。

        “算了,她被你騙是她蠢,既然她已經心知肚明了,你又干嘛非要當著她的面說出來,這樣只會讓她覺得自己交錯了朋友,惹她不開心!庇羯俸统恋穆曇舨患膊恍斓氐。

        他的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匕首,深深地插進云懿的心里,劃得她鮮血淋漓。

        她只會讓寧喬喬覺得自己交錯了朋友,她只會熱寧喬喬不開心……

        云懿滿臉蒼白,深深吸了口氣,握著裙子的手緊了緊:“是,我不好!現在我們也談完了,我該回去了,請你以后……”

        “我說讓你走了嗎?”郁少寒瞇起眼盯著她。

        云懿渾身一震,眼神錯愕的看著他,她已經不明白郁少寒到底要干什么了,他專門把她找回來,難道就是為了要替寧喬喬教訓她,她利用了寧喬喬的事?

        “云懿,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對你太好,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為什么你會覺得在這里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你想留下來就利用寧喬喬,你想走就要讓我們永遠都別打擾你,你以為你是誰?”

        郁少寒道。

        云懿:“……”

        “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里,沒有我的允許,你一步都不準離開,別再想著偷跑的事,只要你敢離開一步,我不會派人去找你,我會對你那兩個手下下手,如果你不信盡管試試!

        郁少寒站起身,眼神淡淡地掃了她一眼,抬腳朝樓上走去。

        云懿詫異地看著他的背影,一個字都說出來。

        他為什么要把她留在這里?

        難道他對她……

        “不!這不可能!”

        這個念頭剛冒出來,云懿便下意識否定了,用力甩了甩頭,對自己說:別癡人說夢了,他怎么可能會喜歡你……

        他把她追回來,大概只是想出氣罷了,畢竟她曾經欺騙了寧喬喬,還欺騙了他。

        對了,其實她還欠他一條命,畢竟那個宋一涵還生死未卜。

        “小姐!”

        忽然一道身影從樓上沖下來,花月跑過來用力一把抱住云懿:“天吶,小姐你終于回來了,剛才郁先生跟我說你回來了,我還不相信,原來你真的回來了!天吶,小姐你這幾天去哪了?我們到處都找不到你……”

        云懿回過神,拍了拍花月的肩,道:“沒事,我不是都回來了嗎?”

        “還好你回來了,你要是再不回來,她就要再闖一次上次那座山了!被ㄈ荻芍阶哌^來道。

        云懿朝他笑了笑。

        花月抬起頭:“小姐,你這幾天到底去什么地方了?為什么我們一直都找不到你?”

        花容摸了摸下巴:“嗯,我覺得這個問題我可以解答!彼[起眼看著云懿:“寶貝,你該不是真的藏在司徒昭那里吧?”

        這兩天郁少寒在司徒昭那里守著的事情,花容是真的,原本他并沒有抱多大希望,郁少寒要這樣做他也不好阻攔,自己便朝其他區域搜查,卻沒想到今天郁少寒竟然真的把云懿帶回來了,這說明她這幾天還真的是藏在司徒昭那。

        “司徒昭?就是那個司徒先生?小姐,你這幾天真的在他家里嗎?”花月不可置信地道。

        云懿輕輕點了點頭:“嗯,這件事說來話……咳咳咳……”

        話還沒說完,她忽然發出一震急切的咳嗽,花月趕緊為她拍背順氣。

        過了片刻,云懿才停下來,三人在沙發上坐下。

        花月擔憂地道:“小姐,你生病了?”

        “唔,前幾天病了一場,

  http://www.avshls.live/html/33/33454/224206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