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廢柴逆天召喚師 > 第2826章 放出澹臺鐮!玄月受傷

第2826章 放出澹臺鐮!玄月受傷

        劍陣高高懸浮在半空之中。

        謝長風轉而問道。

        “我如今要怎么做?”

        頭頂的劍陣發出顫抖呼嘯之聲,冷莫燃說道。

        “那枚珠子快要撐不住了!

        需要早做決斷。葉玄月遠遠凝望那張面容,神情宛若幽風吹拂。

        “救他出來!

        ……

        謝長風注入最后那一道百里干戈的神力的同時,澹臺鐮也睜開了眼眸,符一眉頭緊鎖,他開口說道。

        “不太對勁……若是我們在外頭所感知到的那道養魂之法是用在他身上的,他如今的狀態很難說……”

        “何況為何要花費這么大的功夫把他困在這里?”

        葉玄月都明白,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她側過頭去,卻瞧著一道灰影兇殘無比地撲向澹臺鐮!

        那道灰影凌冽而又迅猛,正是之前被拖入井下的那只霧琰獸!此時此刻,這只霧琰獸沖出,便朝著他的頭頂之上撲去,這個青年面無表情,他頭頂的劍陣卻突然射下了一只長劍,然后將這只沖出的霧琰獸劈砍成兩半!

        這只霧琰獸發出一聲嗚咽,在半空之中打滾,身體又逐漸拼湊起來。

        “此獸的身體介于虛實之間,乃是由一種特殊的霧氣構成的,可以大幅度減輕在它身上的傷害!

        這只霧琰獸拼湊身體之后,卻依然執著地向著澹臺鐮沖去,好像澹臺鐮身上有什么東西吸引著它,而這青年抬起頭,同此獸對視,下一刻,那鎖鏈飛起,密密麻麻地覆蓋在了這只霧琰獸之上,然后此獸的身影變得虛幻,半空之中涌出破碎的掙扎嗚咽聲。

        這青年安靜地盯著這只霧琰獸徹底消散。

        然后他站起身來。

        冰臺極高,所以他可以俯瞰葉玄月一行人。

        那鎖鏈飛到他的手腕之上,他的臉龐之上浮現出一道血光。

        他看著漫天飛劍,劍陣還未停歇,他開口說道。

        “是百里干戈讓你們來的?”

        “我還以為,他會親自來見我!

        聽他的語氣,居然是認識百里干戈的。

        謝長風對眼前的青年只有完完全全的陌生感。

        “是他讓我來的。他說他眼下被困在一個地方,暫時無法脫身,否則他便會親自來放你出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同他是什么關系?你為什么會被困在這個地方?你被困了多久了?”

        謝長風一口氣問了數個問題。

        而葉玄月的聲音清冷地緊隨其后,卻更強而有力,她同對面的澹臺鐮對視,眸光之中涌動著的是真切的疑惑同不解。

        “我只問你一個問題!

        “你不是已經隕落了么?”

        澹臺鐮往前走了一步,他腳下的寒玉臺上的寒氣蒸騰,一片冰霧之中,他手掌握住的鎖鏈結了冰霜,他轉過臉的瞬間,那寒玉臺突然碎裂開來,然后飛出了一把幽紫色的冰劍!

        他伸出手握著那把冰劍,然后他說道。

        “這里馬上就要被邪氣攻占,你們難道還要停留在這里不動?”

        葉玄月想也不想地欺身而上。

        她不問清楚是不愿意離開的,頭頂的劍陣的顫動之聲幾乎像是山崖崩裂,她卻用力地,用她所能夠發出最大的聲音問對面的澹臺鐮。

        “是不是百里干戈救了你?”

        “你同金桂神女,還有她的妹妹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對面的青年神情猛然一變,他死死盯緊著眼前眼眸急切面容卻是絕美的少女,他的眼底之中緩緩浮現出一縷冷淡的浮光,顯得十分迫人。

        雖然五官面容不變,但是從葉玄月在那只瓷碗幻象之中所看見的澹臺鐮相比,如今此人完全不是那個神界天才模樣。

        氣質已經全然不同了,天差地別,此時此刻面前之人,甚至隱隱有一種邪魔感!

        他的手掌伸出,葉玄月這才發現,他的手指指尖都發青。

        紫光劍在葉玄月的腰間震動得厲害,給她示警,葉玄月心中卻憋著一口氣,死死撐住,不肯拔劍,她看向眼前的青年。

        “我知道你是澹臺鐮。我不想傷害你!

        “我只想知道,究竟發生過什么,我只想知道真相!

        對面的澹臺鐮的眼底全部光芒卻都泯滅,然后他伸出手,對準了葉玄月的心臟位置,猛然一彈。

        葉玄月的身體僵硬住了。

        胸口先是一麻,然后席卷而來巨大的痛楚。她猛然咳嗽起來,唇角卻溢出了鮮紅之血,感覺五臟六腑仿佛都因為他方才那一擊而被擠壓重傷。

        冷莫燃的誅邪劍立刻飛起,符一的符咒也飛揚在澹臺鐮面前,葉玄月強忍胸口的疼痛,她開口說道。

        “不要動殺招……先不要動手,讓我同他談一談!

        冷莫燃的身影一動,落在葉玄月身旁。

        “沒有任何可談的余地。在他傷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沒有什么好談了!

        他冷冷地注視著眼前的澹臺鐮。

        他的劍直接飛出,對方方才猛然出手偷襲玄月,他自然要狠狠地還回去!

        葉玄月握住了冷莫燃的手腕,她竭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冷莫燃的手腕握住的時候都是滾燙的,葉玄月胸口翻涌,她急迫又憂心,而對面的澹臺鐮卻抬起頭,半空劍陣之中,落下一枚流轉不定的黑色珠子,他伸出手,然后猛然捏碎了這枚黑色寶珠。

        眼前猛然彌漫開大霧。

        符一的聲音在霧氣之中傳來。

        “是霧琰獸的氣息,他方才吞噬了霧琰獸,如今是霧琰獸無數年積攢的精華全都被釋放……”

        “那枚珠子被捏碎的話,這里很快就會被毀掉的……”

        “他應當是有脫身之法,所以才會做的如此干脆!

        葉玄月胸口隱隱作疼,冷莫燃抱著她,卻沒有再去追澹臺鐮,只是他的臉龐之上卻凝聚上了一層從未有過的嚴厲冰霜。

        他如何能夠容忍,玄月在他面前受傷?

        符一的聲音顯得斷斷續續。

        “但是此珠破碎,對我的壓制減小了不少。我的符骨不再被壓制的話……我便能夠發動傳送符咒,我們是否要離開這里?”

        “若是再耽誤下去,怕是連傳送符咒都無法使用。惡符之地陣眼被毀,這里的一切生機都會被吞噬,空間紊亂,再不走便來不及!

        葉玄月咬緊了牙關,她雖然不想要丟失澹臺鐮的下落,但是眼下這境況,只能先脫身。

        再想方設法地找到他了。

        直覺告訴葉玄月,此人絕對是一個關鍵!

        謝長風看著眼前彌漫的霧氣,他心里頭卻隱隱有些自責。

        若不是他聽了百里干戈的話,告訴玄月,要放出此人的事情,也不會讓一切惡化下來。放出的那個家伙,是非不分,哪里是什么好人?倒是很有可能,日后給玄月帶來天大麻煩。

  http://www.avshls.live/html/39/39883/1859818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