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某光頭的江湖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正氣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正氣

        王羽的院落很大,有四五個做粗活的婆子,真正伺候飲食起居的,只有畫眉一個。

        這丫頭剛才被嚇到了,現在還疑神疑鬼的,走路都不敢靠邊,只走大道。

        王羽看著好笑,但當對方拿出幾本厚厚的書籍之后,就笑不出來了。

        王浩然雖然知道自己兒子對習文沒什么天賦,但還是沒怎么死心,想著能熏陶一下是一下。

        所以安排了畫眉每天下午,都要念一個時辰的書。

        小姑娘聲音清脆,其實還挺好聽的,王羽也并不抗拒。

        但可能是因為原主影響,一聽到那些之乎者也,就腦子犯困。

        畫眉像是早就猜到了一般,嘴里念道:“少爺你可不準睡,不然我又要拿東西扎你了,這可是老爺特地吩咐的,你別怪我!

        她說的扎,就是取下頭上的簪子,然后在王羽手背上輕輕點一下,蚊子咬都比這個疼。

        畫眉說完,直接翻開一本書,開始念誦起來。

        ……

        王正氣自己的府邸在鎮上另一邊,沒有王浩然家大,也沒那么氣派。

        但該有的講究,卻一點不少。

        門房老頭見他回來了,連忙殷勤的湊過來問候,哪怕被一句話隨便打了,臉上該有的諂媚一點沒少。

        想要在王正氣手下吃飯,就必須得這么做,不然呆不下去。

        在幾個丫鬟的服侍下,他換上了一身便裝,妻子周氏本有些事想和他商量一下,結果人都沒見到,就被告知老爺已經去書房了。

        她只能悻悻的回去。

        王正氣的書房,除非他同意,否則任何人進入,都要大雷霆,哪怕是妻兒,也同樣不例外。

        因為天色已經暗下,書房里很昏暗,尤其是選擇的位置還是靠北邊的,從早到晚都照射不到陽光,所以給人感覺十分陰森。

        然而,王正氣在這里,卻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連之前被王羽噴了一臉的悶氣,都消散不少。

        想到這里這個侄兒,以及從小就比自己受重視的大哥,又是一陣邪火在他胸膛冒了出來。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父子兩付出代價的!

        王正氣喃喃自語著,一把掀開桌子上的黑布。

        這是個模樣猙獰的木雕,四肢與人相似,但那顆頭顱,卻是個滿嘴獠牙的鬼物。

        他先是沖這木雕磕了三個頭,然后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布包,將其打開后,里面是一根漆黑的木棒。

        王正氣站起身走到香爐旁,用小刀在木棒上刮了一層木屑,放在里面。

        點燃后,他又跪倒在地,將香爐蓋子蓋上,放到了木雕前。

        渺渺青煙升起,將詭異恐怖的木雕籠罩,居然產生了幾分圣潔。

        王正氣貪婪的吸了一口,嘴里默念道:“主人,我快要受不了那小雜種了,肯請主人允許我提前辦了他!”

        他不斷重復著這句話,一刻鐘后,籠罩在木雕上的青煙忽然化成了字跡。

        “可,借!

        王正氣神情振奮起來,可是可以的意思,借就是借刀殺人,不能他親自動手。

        “多謝主人!”

        王正氣深深跪倒在地,臉上露出興奮猙獰的神情。

        他受夠了大哥的說教,也受夠了那自以為是的好意。

        這個房子下人妻子,都是王浩然給他置辦的,別人都說他有君子之風。

        然而在王正氣看來,他寧愿去自己做那抄書的,都比這王家二老爺要來的舒坦。

        因為早年間,他和青樓女子相愛并且想把她娶回家,結果遭到了全家的反對,尤其是當時王浩然要考科舉。

        老太爺認為這樣會有辱家風,硬是將王正氣關在家里一個月,等他出來以后,再去找那個女子,得到的只是一個骨灰壇子,以及一封絕筆信。

        至此,他就恨上了這一家人。

        在房間里待到香爐熄滅,王正氣整理了一下衣衫,將木雕蓋好,打開書房走了出去。

        將房門鎖好,那個謙和儒雅的王二老爺又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

        王浩然坐在主位,一絲不茍的吃著飯,桌上還有他的妻子李氏以及王羽。

        “老爺,我聽人說聶家的姑娘最近病又犯了,她能不能撐到明年和咱家成親啊!

        李氏是個很富態的婦人,給人的感覺很慈祥。

        此時她雖然正在說話,手里也沒有停止給王羽夾菜的動作。

        王浩然聽了妻子的話,臉色有些不好看。

        “不管聶兄的女兒到底如何,我必然不會做出爾反爾之事,羽兒的婚事,只要那丫頭沒死,哪怕只剩一口氣,我也要她成為我王家的人!

        他是個很古板的人,對別人是,對自己更是。

        李氏嘆了口氣,有些揪心的看著正在不斷扒飯的兒子,“羽兒啊,娘對不起你!

        “沒有什么對不起的,我也很想見一見,那所謂的聶小倩!

        王羽忽然開口說了一句話。

        王浩然和李氏同時愣住了,繼而欣喜起來。

        “羽兒…你已經好了?”

        李氏小心翼翼的問道:“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王浩然雖然沒有說話,但眼里的擔憂傻子都能感覺到。

        “我本來就沒事,只是之前受了風寒,所以不太想說話!

        王羽撓了撓腦門,這里的假帶的很不舒服,有些扎頭皮。

        王浩然冷哼一聲:“既然沒事,也不知道早點告訴我們,害得你娘為你擔心那么久,簡直是不孝!

        李氏慌忙道:“不礙事,不礙事,只要羽兒沒事就好!

        “慈母多敗兒!”

        王浩然語氣重了點,但也沒有再說什么。

        對于獨子能夠恢復過來,他也是很高興的,但做父親的,必須要有威嚴,所以不能將內心情緒表達出來。

        李氏就沒那么多顧及了,一個勁問這問那,搞得王羽都有點后悔說話了。

        眼見兒子沒事,她之前熄滅的心思有活泛起來。

        “老爺,羽兒既然沒事,那這門親事…”

        “此時休得再提,明日羽兒便去縣城,見一見你聶伯伯吧,畢竟他之前來看過你!

        王浩然沒給李氏一點機會,直接便拒絕了,順便還決定了王羽明天的去處。

        對于聶小倩,王羽還是非常期待的,不知道此時還沒死的她,會是個什么樣子呢?

  http://www.avshls.live/html/41/41953/2110771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