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遠古開荒記 > 第85章 毒藥

第85章 毒藥

        那條魚就是個龐然大物,  重量可不小,從高空中掉落下來破壞力極大,直接將座小山峰頂端壓平。

        就別提峰頂周圍的樹木雜草,  枯枝爛葉混合著泥土和雪水,都亂七八糟的敷在怪魚身上到處都是。

        要不是藍色尾巴露在外面,單憑它通體純白色的魚鱗和魚鰭,  夾雜在白雪皚皚里面,  很難被發現。

        野眼神好,在半空中看到半截藍色尾巴,帶著景蕖就落到地面上,  慢慢的朝著怪魚靠近過去。

        遠看那魚體型就足夠讓人驚訝的,等他們逐漸靠近那條怪魚,那種巨型怪物的壓迫感越來越強。

        景蕖看著異常高大的怪魚,站在野背上伸手想試試能不能摸到怪魚腦袋,使勁墊腳尖都夠不到。

        可見這條怪魚的體積到底有多龐大,  圓潤的大腦袋還在不停的抽搐著,  口吐白沫,狀若瘋癲。

        景蕖裹著披風坐在野背上,笑嘻嘻的看著面前巨大的怪魚,“喂,  野跟我說你可能是獸型戰士。

        不是單純的野獸,  你能聽懂我們說話么,  射到你箭支上面涂著毒藥,  那是我們部落專門獵殺兇獸的。

        你樣子長得這么奇怪,  還突然出現在我們部落,自然要把你當做兇獸獵殺,那些毒藥可是會致命的。

        來,要是你能聽懂我說話,你是獸人戰士不是野獸的話,就沖我們點點頭、咱們要是能正常交流。

        我就把毒給你解了,咱們好好聊聊,你得保證不許跟我們動手啊,你要是同意的話,就點點頭!

        怪魚原地掙扎抽搐許久,似乎才緩過勁來,抬起大腦袋慢慢晃動了下。

        景蕖笑笑,從空間里面摸出萬能解毒丸……都說了那些毒藥是為獵殺兇獸準備的,肯定沒有配置解藥。

        示意野稍微飛得高些,他們湊到怪魚的嘴巴跟前,拍拍厚實的魚唇,“來,趕緊張嘴吃解藥啦!

        怪魚倒是沒懷疑解藥的真實性,聽話的張開嘴巴解毒藥丸吞下去,渾身性的抽搐很快得到緩解。

        最后慢慢的停了下來,最后隨著道淡藍色光暈散開,被巨魚砸出來的泥坑里面,出現個藍頭發的青年。

        身材高挑修長,有著海藻般的藍色長發,白色鱗片形成鎖子甲形狀穿在身上,很好的避免了尷尬。

        景蕖看著青年的蔚藍眼珠,清雋秀致的長相,輕輕的眨了眨眼睛,“哇哦,沒想到還是個大帥哥。

        幸虧聽野的話追出來,要不然你就這么死在野外,那也太暴殄天物啦。

        我是大山部落的祭祀景,這個事我們部落里的戰士野,你是誰,來我們部落做什么?!

        去年,就是上次寒季的時候,有個跟你體型差不多的家伙殺了我們部落半數戰士,是不是你!

        藍發青年搖了搖頭,表情冷淡,“我以前沒到過你們部落!

        不僅長得好看,連聲音都很好聽,有點兒像是在冰泉里浸透過的。

        冷清清、冰凌凌的,跟他的長相簡直絕配!讓景蕖都不好意思再繼續懷疑他有不好的意圖。

        那感覺怎么形容呢,就感覺面前這人,更加像是從天上來的,身上自帶股清冷、淡然的氣質。

        像是遺世獨立的絕世佳人,讓人看到他的瞬間就覺得猜忌懷疑用在他身上,是對他的褻瀆不敬。

        他在大山部落里待久了,平日里見到的不論男女都是粗曠健壯型,突然見到這么個氣質獨特的。

        簡直立馬就要驚若天人了好嘛,他笑著四處看看,“咱們找個山洞談吧,外面在下雪,好冷!

        野轉身開始找山洞,踩在積雪上發出“簌簌”的聲響,景蕖略微側過頭,開始跟上來的青年攀談。

        “對啦,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從哪里來的!

        藍發青年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旁邊,清凌凌的聲音伴隨著雪花落地,顯得冷清的很。

        “我叫做莊!

        景蕖略微驚訝,“莊周的莊啊,我剛剛還以為你會叫鯤……或者叫做鵬!

        莊皺著秀氣的眉毛,疑惑的看著景蕖,“這兩個名字,有什么特殊含義么!

        景蕖笑著擺擺手,“沒啥特別含義,就是我印象中能夠在天空中飛的魚,就是住在北極里的鯤。

        它的名字就叫做鯤,不過等鯤飛行到天空中以后,它就會變作叫鵬的鳥獸!

        莊表示不理解,“北極在哪里,是指那邊么!

        說著指了指他們一路走過來的方向。

        景蕖點頭,“對的,就是那邊,往北邊走,一直走到最冷的地方,就是北極啦!”

        莊思索著,慢慢的搖搖頭,“那你說的鯤不在北極,往北走到最冷的地方,那里就我自己住。

        整片海里面,就沒有其他的獸人了!

        鯤鵬也不是獸人呀,都是傳說中的神獸。

        景蕖不自覺提起這個話題,不知道該怎么跟他們解釋,只好笑笑,“呃,那可能是它搬走了吧。

        我也是聽別人說起的,沒見到過它,你剛剛說只有自己住在北極的海里,你們部落不在北方么。

        你不跟你的族人們住在一起?為什么會獨自居住在那么冷的地方,你都不嫌棄冷的么!

        莊外表看著冷冷清清的,脾氣卻還挺好,不嫌棄景蕖啰嗦,知無不言,“我在北極的海里修行。

        我來自南方的黑水城,族人都住在城里面,獸型覺醒后四處游歷修行,喜歡北極海洋里的溫度。

        一直在那里修煉,這次突破到獸王就想家里去看看,結果走到你們部落聞到股很香的烤肉味!

        他從來沒聞到過那么濃烈的香味,就想下去看看,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就被當做怪獸狙擊了。

        莊現在已經是獸王級實力,整體防御力驚人,就算是在超級部落聚集的城池里,實力強勁。

        都很少有能夠傷到他的對手……獸王已經是獸型戰士的巔峰!

        沒想到在這個小部落里面,居然有能破開他防御的武器,不僅打傷了他,武器扎進身體里面后。

        他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不對勁,血液就跟凝固了一樣,渾身酸痛無力、肌肉還在不停的抽搐著。

        最后他在半空中飛著飛著,居然一頭栽倒在地上、動彈不得,怎么也沒辦法從地面上翻滾起來。

        直到面前這兩人趕過來,他才知道自己是中了劇毒,看著景蕖的目光里,多了些打量和猜測。

        這個自稱來自大山部落的祭祀,到底是什么來頭?!

        是白帝城里派出來的、還是烏金城出來的。

        如今四個超級部落并立,互相看不慣、誰也不服氣誰,東邊的彩云城主娶了他們黑水城主妹妹。

        雙方關系穩固,短時間內不會再起紛爭,白帝城和烏金城跟黑水城不和睦,所以兩者都有可能。

        其中烏金城里面,擅長使用巫藥的巫醫最多,每年都會有大量的毒藥推陳出新,讓人防不勝防。

        看來……這兩人來自烏金城的可能性最大。

        莊暗自打量景蕖,從身上穿著的銀色披風,到他藍色眼睛和白皙細膩皮膚,再看到手里的權杖。

        略微皺著眉頭,烏金城里面的四個祭祀候選,他都曾經有了解接觸過,其中沒有這個叫景的。

        難道是烏金城祭祀故意養在外面,不讓除烏金城以外的人知道。

        可烏金城祭祀為什么要這么做。故意讓個陌生面孔來殺死他?!不想讓黑水城知道他的死因么。

        但這兩人又趕上來救了他,這點卻是怎么都說不通的,不知道這兩人到底是什么來路。

        不管怎么說,他都差點死在毒藥里。

        出現了能夠破開獸王級別防御的武器,和能夠殺死獸王的奇怪毒藥,這點就值得他們部落注意。

        畢竟就算是他們部落里,獸王級強者的數量也是屈指可數,更多的都是實力稍弱的等級戰士。

        若是遭遇到這些武器和毒藥,恐怕就沒他那么好的運氣,能夠拖著支撐到別人來給他們解毒。

        景蕖感受到莊落到他身上的眼神,回頭沖著莊笑道,“你在我身上看出什么沒,有疑問可以問。

        你剛剛都回答了我那么多問題,你要是有問題問我肯定也會如實回答的,真的,半句謊話不說。

        然后咱們再交流些信息,這樣對雙方都是有好處的,你覺得怎么樣?!”

        莊還瞇著眼睛在思考,景蕖略微想了想,“你說你來自黑水城,你們部落的規模有多大?!

        居然都已經自然形成城池啦?城里有多少人,兩萬、三萬還是五萬以上,你能跟我們講講么!

        莊皺緊眉頭,面露驚愕,“你不知道超級部落和城池?!你們難道不是從烏金城里出來的?

        那你們部落里面,那種能傷害到我的武器,是哪里來的?!我可是獸王級別,防御力非常強悍!

        普通武器根本穿不透我的防御,還有武器上面涂的那些毒藥,是哪里來的!”

        景蕖,“呃,我說是我自己做的,你信么?!”

        莊當然不會信,巫醫都需要經過長時間系的學習,成為祭祀候選人,再選出最厲害的成為祭祀。

        能夠傷到獸王的毒藥,可不是一個大山部落能夠有的,那種小規模的部落怎么可能毒藥傳承?!

        他的不信表現得太過明顯,景蕖笑著,“你可別太激動,毒雖然已經解了,可毒藥余威尚在呢。

        在十天內你的實力發揮不到一成,現在激動著要跟我們動手可不明智,打不過,輪到我問你啦。

        你說的獸王級是在哪個等級往上,我們部落里最厲害的是三級獸型戰士,上面還有四級、五級。

        最終到哪個級別以后,就是獸王?”

        莊皺著眉頭,“五級以上就是獸王!

        景蕖,“……不是吧,我就隨便猜猜,那么準的么,好吧現在輪到你問我啦,你想問就問吧。

        哦,我先說明啊,我們不是你的敵人。

        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現在我們部落上空,讓我們以為你是捕食人類的兇獸,我們不會主動傷害你。

        畢竟去年我們部落里,可是被跟你體型相似的怪獸殺害了半數戰士,你要明白傷你只是誤會。

        在發現你可能是獸人戰士后,我們擔心你出事才會追出來,這大冷天的追著你要給你解毒救你。

        我們跟你沒有仇恨,跟你們的部落也沒仇,想必你也看到我們部落規模很小,而且離你們很遠!

        我們就想安安分分的發展,能夠儲存糧食,在寒季里好好活下去,不會對你們部落產生威脅的。

        你應該不會在部落里提到這次遭遇吧,畢竟被小部落所傷不是啥榮譽,而且你肯定也有仇人的。

        要是被他們知道你現在實力不足,恐怕會乘機把你給咔嚓掉,不如咱們和平共處,你說好嘛!

        莊心里的殺意稍減,眼睛死死的盯著他,“你們當真不是烏金部落、或者白帝城里的人?!”

        景蕖趕緊點頭,“當然不是!我們就是大山部落的,你看野的獸型夠厲害吧,我的毒夠厲害吧。

        要是我們都是超級部落的,那肯定是特別受人追捧的呀,可你是不是從來沒聽過我們的名字!”

        莊將信將疑的盯著景蕖,他確實沒聽過兩人。不過光憑這點,并不能證明他們不是烏金部落的。

        黑水城跟烏金部落相互仇視,遇到資質出眾的后輩都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他跟著這兩人。

        就是想趁機將兩人置于死地,沒想到這個叫景的年輕人還挺聰明,居然能夠輕易的看透他想法。

        并且抓到他的弱點……他確實有個相互憎恨的對手,就是烏金城里的獸王,比他還先成為獸王!

        為此他不得不從溫暖的南方,跑到北極的冰洋里,躲藏著那只該死的火鳥,并且努力提高實力。

        要是讓那只死鳥知道了他中毒,實力下降的很厲害,恐怕會趁機殺到黑水城里來,要他的命。

        比起那只死鳥,他倒是更愿意相信面前這兩個小輩……如果這兩人是烏金部落的,在說謊騙他,

        那等他恢復實力后再殺掉他們,也來得及。

        景蕖看猶豫著,臉色不斷在變,忍不住輕輕搖頭,美人倒確實是美人,這心眼可真少長呀!

        果然這等美人不是誰都有福消受的,他呀,還是最喜歡他們家野啦,長得帥、實力強、還聽話!

        簡直棒棒的,忍不住抱著野背后長毛滾了圈,樂滋滋的看著莊,“要不這樣,我賣你點毒藥吧。

        你不是不信我們不是烏金部落的么,我賣你點毒藥,就是涂在設傷你箭支上的那種,怎么樣?!

        你拿著毒藥想毒誰毒誰,把烏金部落全毒死都行,你看我們兩到時候眨不眨眼睛,傷不傷心!

        莊頓時大驚失色,“你愿意把毒藥賣給我?!”

        景蕖笑瞇瞇的看著他,“當然,只要你能給得起錢,我就能把毒藥賣給你,要多少都行!”

  http://www.avshls.live/html/42/42749/2243700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