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權臣養崽失敗后 > 第70章 第 70 章

第70章 第 70 章

        鑒于蕭讓不是第一次用人|皮面具了,云歇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哭笑不得:“不想!

        蕭讓無非是想跟他玩換臉。

        “為什么?”答案顯然出乎蕭讓意料,他微挑眉稍稍湊近些,“相父早年并無稱帝的意圖?就未曾想過坐上這龍椅?”

        蕭讓著實納悶,云歇出身煊赫,當時又炙手可熱,慫恿他學他父親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絕不在少數,他就算因為一些原因沒有那么做,就真從未想過嗎?

        捫心自問,他若是云歇,他絕對不會對素昧平生的小皇帝手軟。

        這話從皇帝嘴里問出來著實嚇人,云歇覺得有意思,擱下筷抬眸問:“若我有這狼子野心,若我真學云峰平那套囚禁架空你,你他日奪權現在又會如何待我?”

        蕭讓一怔。他沒想過這個問題。

        “貶為庶人?”云歇猜。

        蕭讓眉頭一皺。

        云歇繼續猜:“抑或殺了我——”

        蕭讓打斷:“不會!”

        云歇沒想到他回答那么干脆。

        蕭讓勾了勾唇角:“我有答案了!

        他故意對上云歇視線,煞有其事道:“我會將相父鎖在身邊一輩子,夜夜‘懲罰’您,讓您為我生兒育女,彌補我因您而暗無天日的童年!

        他頓了頓,輕笑抬眼:“是不是很可怕?”

        云歇在他這聲悅耳的笑里臉騰得紅了,若無其事道:“是挺可怕的!

        蕭讓回神:“為何不想當皇帝?”

        云歇自不會說出四有五好局,只搖頭:“不喜歡而已,哪有那么多為什么!

        蕭讓瞥他淡淡神情,卻隱隱覺得他似乎瞞著些東西沒告訴自己。

        他把這事擱心上,并不追問,轉而道:“那讓兒這次可能要逼相父做一回皇帝了!

        云歇呆了下,沒好氣地笑了。這年頭還有皇帝逼著臣子做皇帝的。

        “你這法子不像個樣子!痹菩。

        他當然明白蕭讓的意思,他二人換臉,就能解決不少問題,等他月份大了也用不著閉門不出,可這法子代價也不小,而且荒誕不經駭人聽聞。

        蕭讓卻倏然笑了,微揚了揚眉反問道:“那相父倒是說說,讓兒走到現在,哪個法子是像個樣子的?”

        云歇一噎。

        蕭讓道:“辦法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解決問題,只要能達成目的,像不像樣子重要么?”

        “一肚子歪理!痹菩f不過他。

        下人過來收拾,蕭讓站起,將人往跟前拉了拉,稍大些的手覆上云歇的手,壓低聲音道:“讓兒不想相父因為‘他’幾月閉門不出折損了自己,也不愿見相父遠走他鄉孤身在外生產,所以——”

        蕭讓稍稍抬眼,莞爾道:“只能逼您當皇帝!

        云歇只要首肯,他就能在光天化日化日下養胎,自己也能時時在身邊照料。

        云歇嘴角微微揚了下,仍面無表情:“你要點臉!

        蕭讓湊到云歇耳畔,嗓音微微低沉:“朕求您當皇帝!

        云歇耳朵一熱,推開他。

        收拾著的仆役一直偷瞄著,暗道相國和陛下感情之好,簡直如膠似漆蜜里調油。只是這相國,竟也有這般動人而富人情味的一面,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蕭讓瞥見仆役跨出大門,倏然虛曲了下膝,沖云歇抱拳道:“微臣甘愿為陛下鞍前馬后!

        云歇沒臉繼續呆下去了,卻又想起另外一事,表情倏然深沉:“我有一事要和你說清楚!

        蕭讓站直:“您說!

        “鑒于我們是假成婚,真……”云歇沉默片刻,臉紅了瞬,繼續道,“真戀愛,所以我有必要闡明我們所處的階段!

        階段?蕭讓一懵,這個詞他不是第一次聽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蕭讓心頭突然涌上不詳的預感。

        云歇這幾天為搞不清自己該怎么和蕭讓相處感到懊惱,所以參照現代戀愛模式立了個標準。

        云歇清了清嗓子,袖中手微微發汗透露著他的緊張,面上卻極從容:“我們現在處于談戀愛的初級階段!

        蕭讓:“……”果然。

        云歇面色微微發紅,蕭讓眸光悄悄深了許,來了興致配合地深沉點頭,問道:“何為初級階段?”

        云歇淡淡地近乎事不關己地說:“你可以牽我手,抱我,不許親我,不許……”

        后面的一些隱去了。

        蕭讓臉色一黑,心道了一聲絕情,微深的目光在云歇腹部輾轉,表情漸漸有些一言難盡又生無可戀。

        “相父,孩子都有了,我們還在初級階段?”

        云歇臉騰得紅了,輕輕地有點心虛地“嗯”了聲,并不動搖。

        蕭讓想著初級階段只是暫時的,瞬間又意氣風發起來,他主觀能動性特別強。

        第二日,朝臣破天荒地發現云相也上朝了。

        幾日未見,云相神采奕奕容光煥發,靜立在那兒,人都顯得……高大挺拔了些。

        朝臣暗道了一聲人逢喜事精神爽,紛紛表示理解。

        云相邊上跟著個人,手中提這個食盒,和太監一起立在一邊。

        云歇坐在龍椅上,略感失望,他原先還以為這椅子有多稀奇,其實觸手冰冷,質地極硬,坐在上頭極不舒服。

        云歇忽略這點,給身側的承祿使了個眼色。

        承祿會意,往前走出一步:“陛下身子不適,諸位愛卿有何要事直接向云相稟告即可,陛下在上頭聽著!

        朝臣們一愣,隨即心如明鏡。陛下懷著身子,不宜操勞,眼下絕大多數瑣碎事還是得交給云相處理,畢竟再重要的事也比不過皇家繁衍子息重要。

        況且又不是什么大事,以云相的能力解決不過是輕而易舉,又有陛下在側旁聽,怎會有疏漏?

        朝臣們想通這些,瞬間齊聲應下,然后按著順序向“云相”奏議著事宜,云歇則在上首時不時點下頭表明自己在認真聽,實則魂已經飛到九霄云外。

        最近這段時間朝野實在安逸,朝臣們稟告的都是些雞毛蒜皮可有可無的小事,沒什么聽的必要。

        朝臣們本來還全神貫注地稟告著,卻倏然發現云相今日一改往常,頻頻向上首的陛下投去視線,非要等陛下懶懶地掀眼皮望他才心滿意足地收回目光聆聽。

        注意到這點的朝臣們暗暗面面相覷,心下納悶不已,這才幾天功夫,云相就徹底回心轉意,眼中心里只有妻房和孩子了?就算徹底收心了也不至于態度轉變這般快,莫非是陛下做了什么討了云相歡心?

        朝臣們愣神之際,發現上首陛下喉結悄然滾了下,似乎是咽了咽口水,還未等他們反應,身側的“云相”已經站起,從帶來的人手中接過食盒,逾矩地走到陛下跟前,掀了食盒蓋子,提出一早準備好的點心端在手心,邀功討賞般哂笑:“陛下嘗一塊?”

        云歇眼巴巴地望著那形狀姣好質地松軟細密又隱隱透著熱氣的糕點,猶豫了下,還是推拒,在朝上吃東西太不成體統,而且他現在做什么丟的可都是蕭讓的面子。

        雖然……蕭讓好像也沒什么面子可言了。

        “拿下去!痹菩云燮廴说貏e過臉不看,似乎這樣就能不餓了。

        蕭讓卻不依言,反倒立在上首高處,微微朝下睥睨輕掃,漆黑的眼底帶著點意味深長的暗示。

        朝臣們怔了下,紛紛頓悟,又善溜須拍馬之徒最先出列:“陛下懷有皇嗣,自是以身體為重,該進食——”

        他們還沒勸完,云歇已經轉過臉朝誘人的糕點伸出了玉白修長的手,動作優雅地吃了起來。

        蕭讓微挑了挑眉,覺得他養這群酒囊飯袋還有點用。

        蕭讓處理政務的速度極快,幾乎低眉沉思幾秒,便能解決一事,早朝很快就下了。

        云相一改往日對陛下關懷備至的行徑也悄然傳了出去,百姓們自豪不已,街巷上有大媽得意地和相熟地吹噓道:“我就說啊,這男人就是犯賤,你別看他表面上花天酒地的,只要一有了孩子,成了婚了,立馬收心當媳婦奴,成日里好吃好喝將他供著!”

        另一大媽附和:“那可不,這曉得了責任這回事,男人嘛,就慢慢能頂天立地了……”

        一時之間,云相浪子回頭的事跡在民間廣為流傳,恨鐵不成鋼的老母教育自己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的兒子,就會拿云相做例子:“你看看人家云相,位極人臣,最后還不是迷途知返走上正道了!你掂量掂量自己,你算個什么東西?還不趕緊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斷個干凈,也別成日和狐朋狗友廝混,娘這就給你定親,你給娘娶媳婦,讓娘早日抱孫子去!”

        以至于沒幾日的光景,云相就成了老一輩人口中最值得夸贊拿來做榜樣的男人,同時也成了紈绔們最憎惡的男人,畢竟他們嚴父嚴母都會拿云相的事跡來教育他們。

        同時,春閨少女們也更堅定了浪子回頭不是癡人說夢,既然因為愛因為孩子,風流如云相最后都妥協了,那還有什么花心男人是她們攻克不了的呢?

        云相和陛下之間的變化就這么悄無聲息地引起了一波成婚熱潮。

        云歇戴著人|皮面具聽承祿眉飛色舞地說起這些時,身體有些異樣的燥。

        他習以為常了,又是發|情期的余韻,壓一壓就過去了。

        云歇瞥承祿一眼:“云相呢?”

        他和承祿心照不宣,他而今說云相就是指的蕭讓。

        承祿回:“云相聽你昨日說起想吃百味樓的糕點,下朝便帶著書童去買了!

        云歇正掃著奏折,聞言心下微熱之余,又暗暗抽了下嘴角。

        蕭讓這幾天狂熱地迷戀上了秀恩愛,似乎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云相”對“陛下”好,他昨日問起,蕭讓還美其名曰:“讓兒現在對您好,在外人看來,就是‘云相’對‘陛下’,讓兒自是希望‘云相’對‘陛下’好些!

        小太監抱著一堆舊的扣下的奏章要往側殿走,經過云歇時,剛巧落下一本。

        云歇回神抬眸,恰好瞥見上頭朱批的兩個字“退掉”,記憶一下子從腦海里被抽了出來。

        他剛回來沒幾日,蕭讓將他囚在寢宮,他曾見過這本奏章,得知蕭讓這之前正在修陵寢,不知是何原因突然改了主意,要將已購置的材料退掉。

        云歇屏退諸人,抿了口茶驅驅心頭燥熱,隨口問承祿:“陛下當初為何修陵寢又突然不修了?”

        承祿心下猛地一驚,不知道要不要吐露實情,但他向來是個聽話不逾矩的奴才,掙扎一番后,還是將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云歇察覺異樣,回眸道:“勞煩公公告知!

        “使不得,”承祿踟躕片刻,咬咬牙說了,“那是個……合葬陵!

        “合葬?他要與誰一道合——”云歇接下來的話噎在了喉嚨里,只覺耳邊有輕微嗡鳴。

        承祿的話好像是鑰匙,打開了一扇他曾經偶然瞥見卻并未產生一探興趣的門。

        他穿回來在蕭讓床上,蕭讓保管了他的尸體七個月。

        蕭讓當時修陵寢是想日后同他合葬,生不能同衾,死也得同槨。

        近處茶香馥郁沉香定心,云歇卻情緒攪動心亂如麻,手不自覺地攥緊了奏折邊沿,因用力指尖微微發白。

        還有那出逃時所謂的停云殿,他單字一個停,是歇的別意,停云殿,反過來不就是云停么?

        或者說換一種理解,是云歇永遠停留陪伴他的地方。

        外頭太監倏然喊了聲:“云相駕到!

        蕭讓進殿時,恰巧聽見承祿嘴里飄出一句“那陵寢……”

        他原本掛著愉快的笑,頓時沉下臉,承祿膽戰心驚,忙唯唯諾諾地認錯,退到一邊。

        云歇平復好心情,問:“為什么不讓他說?”

        蕭讓淡哂:“相父很喜歡我的話,會因此難過;相父沒那么喜歡我的話,會因此尷尬,兩種都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所以才不讓他說!

        他語氣里有絲任性恣意,卻在想,適度的對等的愛才是合適且舒適的。

        被云歇知道他愛的有多極端,也許會給他帶來心理壓力,畢竟……才初級階段嘛,等云歇再愛他一點,他再說也不遲。

        云歇臉上透露著滿滿的求知欲,蕭讓轉移話題,眼底藏笑:“相父您猜,原先給您造的碑上我叫人寫了什么?”

        云歇略一思忖:“丞相云歇之墓?”

        蕭讓搖搖頭,努力繃緊嘴角,他想起那個準拉手準抱的初級階段要求,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暗罵自己笨。

        這抱又沒說怎么抱,拉入懷中式抱后背擁抱橫抱可都是抱,更有甚者……

        蕭讓拉著云歇的手牽他過來,臉不紅心不跳地轉移他注意力:“再猜猜?”

        云歇冥思苦想,不確定道:“皇帝恩師云歇之墓?”

        蕭讓低笑兩聲:“是皇后云歇之墓!

        云歇愣了兩秒,血氣往臉上涌,惱羞成怒的當口,猛的一抬頭,發現蕭讓的俊臉近在咫尺。

        他坐在蕭讓月退上,和他面對面,手正環著蕭讓。

        “相父,這也是抱!笔捵屛⒌皖^輕笑出聲。

        云歇心頭莫名冒熱氣,微微發燥。

  http://www.avshls.live/html/42/42753/2243667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