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066

        康熙十七年十一月,    選秀的余韻還未徹底結束,蓉琳就被一個驚天的消息砸的險些昏死過去--小七跟太子染上天花了。

        沒人說得清楚到底誰傳染的誰,蓉琳知道的時候,    兩個人已經有了明顯的發熱、咽痛、頭痛等癥狀。

        出于愛子之心,康熙下旨從十一月二十七日起自十二月初九日止,各部院衙門奏章俱送內閣,    他要跟小七、太子一起出宮避痘,    全心全意照顧兩個孩子。

        對此,太皇太后雖然略有微詞,康熙堅持之下卻也沒說什么,    畢竟康熙自己是出過天花的,不會再次被傳染,并沒有什么危險。但蓉琳也要去陪著小七、太子,在太皇太后看來就是純屬胡鬧了。

        “你自己都沒有出過花,萬一傳染上怎么辦?”康熙小的時候出天花,    照顧他的那些宮人不知道死了多少,    天花這東西傳染性太強死亡率極高,還治不了,要不然滿人也不會聞天花色變。

        “臣妾有防治天花的法子,雖然不能保證可以治愈,    卻能大大減少感染的可能性。老祖宗就讓臣妾去吧,    臣妾真的不放心小七跟太子!

        “胡鬧,    你有沒有想過你其他的孩子?承瑞、小四、小九、小十他們都還小,    如果沒了你,    他們在這吃人的后宮要怎么活?”

        蓉琳抹了臉,半天沒吱聲,她確實舍不下承瑞他們,可是她也舍不得小七!小七也是她的孩子,還是真實意義上第一個她自己從小帶到這么大的,讓她由著小七自己出宮避痘,她如何舍得?

        現在她只后悔為什么穿過來這么多年不作為,她明明大概清楚天花怎么預防,可是張氏那會兒就弄出了天花害人,她愣是沒想起來要把牛痘給弄出來,怪得了誰?她現在只希望,老天爺能再給她一次機會,如果這次跟小七、小太子出宮,她能夠活著回來,她一定把她知道的都弄出來造福百姓。

        “老祖宗您就答應臣妾吧,臣妾之前陪三格格出去避痘,不也好好回來了嗎?”

        那能一樣嗎?太皇太后搖頭,三格格那是水痘,如何能跟天花相提并論?“水痘可治,天花,一旦染上,那就只能聽天由命……”若非如此,先帝爺也不會因為天花去了!澳慊厝グ,好好照顧小九、小十他們,小七跟太子那邊有皇帝親自照顧,幾日后,小七跟太子自會好好回來的……”

        這話也就說說罷了,太皇太后自己都知道,有多虛,天花治愈率很低,又如何能保證小七跟太子都好好的?

        “娘娘?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有之前二格格、三格格的先例在,哪怕有康熙親自看著,春分、巧兒她們也是不放心小七獨自出宮避痘的。更何況,還有太子在,想想都知道,康熙到時候肯定大頭要偏著太子那邊的,說不定,藥物、太醫等等都要向太子傾斜。她們可憐的七阿哥,想到七阿哥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春分、巧兒眼淚都下來了。

        “娘娘實在不行,就讓奴婢去照顧七阿哥吧,奴婢孑然一身,就算是真的染上了,奴婢也不怕!

        “不,娘娘,還是奴婢去吧,春分姐姐這人太一板一眼了,連個笑話都不會講,奴婢就不同了,七阿哥以往最喜歡聽奴婢給她講笑話了,到時候奴婢多講幾個,保證阿哥開開心心的,阿哥一開心自然精神就好,精神好了,自然病癥也就全消了,所以娘娘,讓奴婢去吧。而且奴婢笨手笨腳的,不比春分姐姐,就算是奴婢真的……有一天,不能再伺候娘娘,有春分姐姐在娘娘身邊,奴婢也放心……”

        兩人一席話說完,蓉琳眼淚嘩嘩往下落,卻還是連連搖頭,她不放心,這個時候除了她自己,她誰都信不過,她一定要自己去。

        不過,在此之前,蓉琳打發巧兒回去,帶著春分去了一趟南三所。

        中所,傷筋動骨一百天,四阿哥小腿骨折還沒徹底痊愈,聽到小七染上天花急的不行,卻因為大張嬤嬤一句‘貴妃娘娘這時候已經夠亂的了,阿哥您就別再給貴妃添亂了’,死命壓抑著沒敢亂動。只讓青果親自去隔壁尋他大哥。

        可天花這種事,承瑞除了派點自己人進去照顧一下小七,又能有什么辦法呢?因此,青果到了隔壁看到的就是愁眉苦臉的承瑞跟明珠兩口子。

        青果剛想讓承瑞、明珠去勸勸她家四阿哥,蓉琳就到了。

        “娘娘?”

        “額娘?小七他……”

        蓉琳擺擺手,“我正要跟你說小七的事,我已經決定了,要親自出宮去照顧小七!

        “額娘?您不能去,那是天花,會死人的!背腥鹣乱庾R就是反對,就算他還沒有接觸過多少政務,也知道他皇瑪法先帝爺順治就是得了天花不治身亡的。

        后腳聽說蓉琳過來,也讓宮人扶著過來的四阿哥聽到蓉琳這話,也哭著叫蓉琳別去!邦~娘,您別去,額娘……”

        “可是,額娘不去,小七怎么辦?”

        一句話,承瑞、四阿哥全都失了聲。

        蓉琳紅著眼睛直直看向承瑞“承瑞你小的時候總是生病,額娘哪一次沒有陪在你身邊?有一次你險些救不過來,太醫說要額娘聽天由命,額娘睜著眼睛守了你一夜,你還記得嗎?”

        承瑞眼圈紅紅的,默然無語。

        蓉琳又看向旁邊的四阿哥,“小四,你從小沒有養在額娘身邊,可是你這次骨折,額娘也是就算再忙,每天都會抽出至少一個時辰陪你,親自下廚給你做各種好吃的!

        “之前三格格出痘,額娘也是親自陪她出宮避痘。難道,就因為這次小七染上的是天花,有可能要了額娘的命,額娘就退縮?額娘不能退,額娘退了,你們的七弟可能就沒了……額娘,這時候過來,并不是想要你們阻止額娘,而是,額娘想請求你們,如果額娘真的……不幸沒能回來,請求你們看在額娘的份上,照顧一下你們的弟弟妹妹們!

        “額娘……”

        蓉琳話沒說完,承瑞、明珠、賽音察渾已經流著眼淚跪在地上了。

        ###慈寧宮

        “馬佳氏真的這樣說的?”

        “是”來報信的宮人低著頭抹著眼淚連連點頭,顯然也被蓉琳一番話,感動的不行。

        太皇太后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罷罷罷,既然她鐵了心執意要去,就讓她去吧!

        得了太皇太后懿旨,蓉琳恭恭敬敬的向著慈寧宮方向行了三個大禮,起身火速開始安排鐘粹宮事物。

        小九、小十、小六、小十一幾個孩子有曹佳嬤嬤跟小張嬤嬤在,加上他們自己的奶嬤嬤,蓉琳不擔心。問題比較大的是跟她一起出宮的人,以及需要準備的大量的醋、石灰、口罩、連體衣等物資。

        人手方面,蓉琳原本沒想帶春分、巧兒,她想帶的是后進鐘粹宮的二等宮女里面,一個□□柳、一個叫巧茹的,這兩個人都是十五六歲的年紀長相只算得上清秀但是能力不錯,還是那種有野心愿意為了往上爬搏命的那種。蓉琳私下里問過她們,如果活著回來就讓她們做大宮女,她們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只是到了最后,蓉琳實在拗不過春分、巧兒兩個,還是把兩人都帶上了。

        至于物資,她現在是貴妃,后宮太皇太后、皇太后下面最大的官,急要一些東西,自有下面的人連夜給她準備好。

        如此一晚上養精蓄銳之后,第二天早上就去了小七、太子避痘的地方。

        “你怎么也來了?簡直就是胡鬧!比亓找^來的消息,蓉琳并沒有第一時間通知康熙,怕的就是發生這種情況,F在她人已經進來了,康熙再想攆她也不可能,最多嘴上訓斥幾句。只要能來照顧兒子,蓉琳根本不在乎。

        康熙顯然也很清楚這一點,只說了這么一句就閉嘴了。

        正好這時有太醫過來跟康熙匯報小七跟小太子的今天早上的診脈情況,蓉琳就在邊上聽著。

        “太子目前來說情況還算好,身上的皰疹出的還算順利,發熱也控制的還不錯……但是七阿哥的情況不是很好……”

        “七阿哥怎么不好?”

        “七阿哥的高熱一直退不下去……”

        事實上,小七的情況比太醫說的還要嚴重,不僅高熱,還打寒顫,頭痛乏力、食欲不振,皰疹也沒有好好的發出來。

        如果蓉琳不親自來,她都不敢想幾天后等待她的會是什么樣的噩耗。

        “額娘?”小七沒想到一睜眼竟然會看到蓉琳,很是高興,小手伸著就要來抓蓉琳。

        蓉琳也沒想到自己穿著連體衣,帶著厚厚的口罩,小七竟然還是第一時間就把她認了出來,眼角也有些發酸,主動伸手抓住了小七亂抓的小手,“是,額娘在呢,別怕,啊,額娘一直陪著你,你看額娘還給你帶了這個!

        蓉琳從懷里掏出一個巴掌大的長頸大肚光光潔潔的白瓷的小瓷瓶,“額娘之前就跟你們說過,這個是可以提高免疫力的,你大哥之前昏倒就是每天喝這個然后才醒的,我們小七也喝,天天喝,肯定會好的!闭f完,看著才不過幾天,就瘦了一圈眼眶都有些往下凹的小七,蓉琳眼角一酸險些落下淚來。

        小七笑的小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人生第一次,他這么多天沒見他額娘,身邊又大多都是陌生人,小家伙其實非常缺乏安全感。雖然太子跟他離得實際上并不遠,康熙也在這里,可是相比小七,康熙顯然于公于私都更關心太子,雖然也會來看小七,但并不能一直陪著,就連太醫都更偏重太子那邊。

        現在蓉琳來了,哪怕沒有什么藥,至少從心里上來說,小七也多了幾分安心。

        當晚哪怕身上難受,不時還會打寒顫,有蓉琳在,有蓉琳抱著,小七還是難得的睡了個質量差一點的安穩覺。半夜驚醒,看到寸步不離守在他身邊的蓉琳也能很快再次入睡。

        第二天,小七的燒又是喝藥,又是冰敷,雖然還是沒怎么退下去,但有蓉琳跟她的靈泉水在,小七的精神狀態還是好了很多。

        蓉琳又趁他睡著的時候親自下廚給他做他愛吃的蔬菜粥,等小七醒來,難得的喝了一大杯溫水又喝了一整碗粥下去,喝的小肚子鼓鼓的。

        中午,外面陽光正好的時候,蓉琳親自抱著小七將小七挪到一邊,讓春分、巧兒、春柳、巧茹幾個用醋將整個房間都細致的熏了一下消毒,連一點點邊邊角角都沒漏點,然后房間里的用具、被褥等等全部換成新的。

        隔天,太醫再來檢查,小七身上的皰疹竟然已經開始化膿,成了膿皰疹。

        這是個非常好的消息,只要堅持到膿皰疹自然破裂結痂,進入結痂期危險性就會小很多了。對此,蓉琳輕微的喜極而泣。

        康熙跟小太子知道后也很高興,小太子還特意給小七送了一張小紙片過來,上面寫了幾個字,祝賀小七。

        小七在蓉琳的鼓勵下,也給小太子回了一張小紙片,讓他也好好配合太醫多吃水果蔬菜,還跟小太子約好,等他們好了讓皇阿瑪帶他們去玩冰嬉。

        ###鐘粹宮

        因為蓉琳離開前將一切安排的都很好,宮內各人各司其職,加上太皇太后有意照顧,一連幾天鐘粹宮內并沒有出現太大問題。就是小九、小十、小六幾個好幾天沒見到他們額娘,有些鬧騰。

        好在,有明珠、三格格一天到晚陪著、哄著,承瑞、賽音察渾也是一有時間就在鐘粹宮待著,幾個孩子倒也沒鬧出多大的事情。

        只烏雅氏,看著蓉琳這個鐘粹宮主人不在,就想要將十一阿哥帶回自己宮里養幾天,被曹佳嬤嬤直接拒絕了。

        “嬤嬤何必如此決絕?我原也是好心,只是看見小阿哥這兩天沒什么精神,連之前那么喜歡的毛絨玩具都不玩了,想來你們擔心著宮外的貴妃娘娘跟七阿哥,怕是……才想著帶十一阿哥回承乾宮養幾天,等貴妃娘娘回來再送回來有什么……”

        “庶妃怕是搞錯了,小十一不玩玩具,一整天伸著脖子往外面望,沖奶嬤嬤們啊啊啊叫喚,并非是她們照顧的不好,也不是她們憂心額娘、七弟之事無心做事,而是在問奶嬤嬤‘額娘去哪兒了’,往常即便額娘再忙,兩三天也會來看看小十一,抱著小十一玩會兒的……”這是烏雅氏這個生母都沒做到的,所以也不用這個時候趁她額娘不在來刷什么母子情深。

        “竟,竟是這樣啊!睘跹攀媳蝗窀褚粋小丫頭好一通懟,臉上很是掛不住。胡亂接了兩句,就逃一般的離開了鐘粹宮。

        隔天,小七跟太子情況越來越好的消息就傳進宮,承瑞幾個提起的心總算是稍稍放下些,但是往鐘粹宮跑的頻率卻一點都沒減少?梢哉f蓉琳不在的這幾天,承瑞幾個大點的孩子表現出了空前的團結和耐心。哪怕小九、小十他們再鬧騰,三格格她們也沒有因為煩打過他們,甚至連呵斥都沒有過。

        “馬佳氏的幾個孩子養的不錯,有情有義!

        “馬佳氏自己做得好!

        太皇太后點頭,確實。

        ###宮外

        小七跟小太子感染天花已經到了第9天,天花病癥中最危險的出疹階段。這個階段如果處理不好,可能會出現很多并發癥。負責小七的兩位太醫肉眼可見的緊張了起來,診脈的頻率一下子比之前躍升了好幾倍。

        索性,蓉琳過來照顧了小七幾天,小七的身體狀況比之前好了很多,自身免疫力也有很大提升。皰疹液逐漸渾濁這一階段,小七雖然體溫還是沒降下來,依然有些蔫蔫的,但整個人狀態看著還不錯,就是起皰疹的地方實在癢的受不了,小七老想抓。

        蓉琳沒辦法,只能跟對付小嬰兒一樣,用布兜將小七的兩只手裹起來,要么抱著,要么直接拿床單將他整個人捆成一根棍子不讓他動。為這,蓉琳連著兩天晚上都沒睡好,怕自己一直熬夜免疫力下降染上天花,蓉琳自己也沒少喝靈泉水。醋、石灰更是輪番上,一點都不敢放松。

        如此一來倒也不是沒有效果,最起碼,這些手段使出來之后,身邊伺候的宮人感染天花的比率明顯下降了不少。

        倒是小太子那邊,出現了一些問題,聽說原本一直維持的比較平穩的體溫突然就升高了,一度出現了昏迷的情況。

        “額娘,您去看看六哥吧!

        “不要額娘陪你了?”蓉琳笑著揉了揉小家伙腦袋。

        小七搖搖頭,又點點頭,“您去看看六哥,然后再回來陪我!

        “好,額娘這就去跟太子說一下,我們小七恢復的很好,馬上就要痊愈了,也讓他好好治病,別忘了跟小七的約定,好不好?”

        小七連連點頭。

        蓉琳笑著出了門,怕兩個孩子發生交叉感染的情況,蓉琳還特意換了一身巧兒趕制出來的連體防護服。

        “貴妃娘娘?”

        蓉琳點點頭,“我替小七來看看太子殿下。萬歲爺?”

        康熙點點頭,因為連日沒有好好休息,臉上帶有明顯的疲態,“小七那邊還好吧?”康熙一開始以為自己一個人能把兩個兒子照顧的很好,結果太子這邊一出事,他走不開,就顧不上小七那邊了,幸虧馬佳氏來了。

        “還不錯,就是身上發癢,老想撓,臣妾用被單將人束縛住了,又叫了春分、春柳看著……小七聽到宮人說起太子殿下的情況,不太放心,叫臣妾過來看看!

        “榮,額娘?”

        “保成?你醒了?”小太子剛剛昏過去了,一醒來,康熙第一時間就到了小太子跟前,一疊聲叫太醫進來并詢問小太子哪里不舒服。

        小太子卻只不理,只直勾勾的看向蓉琳,“榮,額娘,你是來看我的嗎?”

        蓉琳握住跟小七一樣,明顯瘦了幾圈的小太子的雞爪手,笑著點頭,“是,榮額娘來看看保成,保成有沒有乖乖喝藥、乖乖吃飯?”

        “我有乖,就是難受……”    渾身都沒有力氣。

        “不怕,難受,榮額娘給呼呼好不好,呼呼就不難受了!

        小太子虛弱的點頭。

        蓉琳給呼呼,他很快便又虛弱的昏睡了過去?墒俏罩亓盏氖謪s沒有松開。蓉琳想要將他的小手輕掰開叫太醫給小太子診脈,卻聽小太子睡夢中叫了一聲,“額娘,別走……”

  http://www.avshls.live/html/42/42754/2243664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