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妖精食肆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距離就寢還有時間,    蕭康康帶著兩個店員和一群孩子坐在一塊,教他們編最簡單的簡易中國結,    也就是店里用來裝點打包的那種。

        簡易中國結編法很簡單,    是系統里藤編課程的入門水平。艾瑞克之前就已經學過,纖長的手指翻弄幾下,一個簡易中國結就出來了。

        身材高大挺拔的羅德勞倫專注著手里的小小草繩。他似乎無論做什么態度都很認真嚴謹,很快也學會了。

        孩子們雖然也認真跟著學,但是有些獸人血統的孩子捕獵戰斗時好用的帶有野獸特征的手部,在藤編時卻并不太合適,    要完成一些精細動作有些困難。

        比如狼耳少年盡管將尖銳的指甲收回到了甲鞘里,    但手掌和指肚略有些粗糙的肉墊似的構造,    具有更好的防御力,但相應的敏銳度就沒有那么高。而且他從來沒有過做這種精細工作的經驗。

        他艱難地按照蕭康康的演示,努力把小小的線頭從繩叩里抽出來,    明明腦子知道該怎么做,    可手似乎有他自己的想法,令他不禁有些迷惑又氣惱。

        隊伍中,    幾個平時主要的戰斗力在編織這件新活計上表現平平,    而幾個長得瘦小纖弱的孩子,此時卻顯露出了他們的長處。

        一個平日里只能做些無關緊要的雜事、長期沒什么存在感的孩子第一個做出了中國結。

        因為長期營養不良,    他的身材很是矮小瘦弱,沒有多少肉的小臉巴掌大,    顯得眼睛很大。這個孩子此時用小手托著一個小小的中國結給大家看,    眼睛里像是有明亮的小星星。

        蕭康康毫不吝嗇鼓勵:“非常好,    你學得真快!”

        聽到來自于食肆老板的夸獎,極少得到表現機會和夸贊小少年顯得很是興奮,興致勃勃地又接連編了好幾個。

        到了晚上快要休息的時間,大家已經編出的中國結已經把小簍子裝了大半。

        “好了,大家去休息吧!笔捒悼祵⒆觽冋f,“你們今天學會了編繩結,以后可以幫我編繩結換食物!笔乘翆頃性絹碓蕉嗟目腿藖碣徺I特產,打包用的繩結需求量也會越來越大的。

        孩子們有些不敢相信,這樣安安全全地待在室內,把小繩打幾下結,就能換取食物?放到以前這樣的美差事簡直想都不敢想,紛紛欣喜地應下。

        “明天或許需要你們幫忙給霍爾師傅打打下手,那樣的話你們還是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待他們進入到蕭康康給他們臨時安排的客房,躺在并排放著的不知是什么材質的軟墊上時,幸福感達到了巔峰。

        有孩子在坐在厚實的墊子上,用手按了幾下墊子,驚嘆:“好軟!”

        有的孩子仰躺在上頭,全身是從未有過的放松,就連聲音都放得很輕軟,像是在美夢中幸福地呢喃。

        “真舒服,一點都不會硌得慌……”

        “而且一點都不冰涼,還有點溫溫的!

        他們就這樣挨在一塊躺了一會兒,上方天花板的吸頂燈散發著柔和的光,結實、不透風的墻壁讓待在里面的人格外有安全感。

        “剛剛老板說,睡覺前要關燈!

        “誰去關一下,我不想動!

        “我也不想動,實在是太舒服了我舍不得起來……”

        最后睡在最外側離得最近的孩子去關了燈,順帶把們也關上了。

        關了燈之后,屋里也并不是一片漆黑。

        窗外的雪已經下得很大,地面和樹梢都落上了一層積雪,折映著冷白的月光,素白的光從窗口流淌進來,在地板上照出窗棱的模樣。

        另一頭的墻角壁爐里幾塊木炭正徐徐悶燒著,偶爾在木炭表面暈染出一點明滅的橙紅色微光。

        “真好,我們今天不用輪番守夜了,也不用擔心有野獸或是別的什么闖進來而不敢睡踏實!

        “而且好暖和,一點也不漏風!”

        “耳邊沒有山洞外呼嘯的風聲了,我還有點不習慣呢哈哈,實在是太/安靜了!

        “如果能一直住在食肆就好了!

        “食肆的店員真幸福,天天都吃那么好吃的東西吃到飽,還能住在這樣安全又溫暖的房子里!

        “我也想做這里的店員……”

        ————

        次日吃完了早飯,蕭康康就帶著霍爾和孩子們開工了。首先要做的就是客房的床。

        因為來中央森林的旅人都是成群結隊的,所以蕭康康接受了艾瑞克的建議,干脆弄大通鋪,這樣一個房間可以睡下更多的人,比較實用,要價也可以更高。

        孩子們按照霍爾的指示幫他做些鋸木頭、打磨之類的沒什么技術要求的力氣活,蕭康康主要負責監工和提出要求。

        客房里就不用打衣柜了,用樹枝做個衣架能簡單掛幾件衣服就行了,既省空間又省成本;床下可以放幾個大藤筐讓客人放置物品?头坷锍送ㄤ,再打個小桌和幾個凳子就行了。

        蕭康康拿著小本子一邊想一邊寫寫畫畫。

        然后就是在員工宿舍打一排聯排的儲物柜,還有桌椅;之后給餐廳再打兩張大桌、多打些凳子,柜臺加一塊板子改造成吧臺,再打幾個吧臺椅……

        最后再做她自己房間的衣柜、書桌椅什么的。

        店里的生意主要是艾瑞克和羅德勞倫在忙,蕭康康督促打家具的進度,有空也會去大廳看一眼;

        孩子們跟著霍爾給他打打下手,做些諸如切割、打磨之類的不太需要技術的體力活,報酬就是干活期間可以留在食肆里一起吃飯。

        頭天夜里的大雪一直下到快中午才見小。森林里銀裝素裹,到處都被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積雪。雖然很美,但是來中央森林里旅人們卻沒有閑情逸致欣賞。

        一隊行商撣著身上和行李上的落雪走進食肆,潔凈干燥的地板被留下一排排潮濕的腳印。食肆的大門敞開,灌進一陣夾雜著雪花的冷風。

        他們穿著厚厚的皮大衣和皮靴,里頭的棉服把皮大衣撐得鼓囊囊的,戴著皮手套,大衣上連著厚實帶著毛皮滾邊的兜帽,只有小半張臉暴露在風雪中被凜冽的寒風吹得通紅,眉毛胡子都結了冰碴;

        腳下皮靴都被積雪浸成了深色,甚至因為地面的積雪太厚,褲腳一直到將近小腿都濕了。

        一進入溫暖的大廳,沒有了刺骨的寒風刮得臉生疼,總算能長舒一口氣。盡管凍僵的身體一時半會兒沒辦法立刻恢復,但在被壁爐烘得暖烘烘的大廳里仍然瞬間感覺活過來了。

        “幸好你打聽到了傳聞中食肆的位置,要不然我們可就要再挨一晚上凍了,到時候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所以我總說消息靈通的重要性!蹦侨耸掌鹆_盤放進口袋里。

        他們拉開凳子,把包袱推到桌子下頭紛紛落座。

        “有什么熱乎的飯菜,趕緊上來些,再每人來一杯酒!娘的,凍死老子了!币粋彪悍的大漢大咧咧喊道。

        艾瑞克:“好嘞!”

        蕭康康在樓上正督工,聽到樓下的動靜下來去廚房幫忙。路過大廳的時候,不少男人的視線都一路追隨她過去。

        艾瑞克端著一托盤的啤酒過來,貌似不經意地將她擋了擋。

        艾瑞克放下啤酒跟著蕭康康進廚房了之后,有人搗了搗身旁的同伴,揶揄道:“嘿,看直眼了?”

        “說的你好像沒看似的。嘖嘖,這漂亮的小臉蛋兒,奶白奶白的面皮,感覺比咱們上次見到的那個子爵家的小姐還嫩吧?”

        “唉,咱們跑這趟生意都多久沒碰過女人了,回去賺了這趟的錢,一定要去好好快活快活!”

        “小點聲,可別嘴上不把門惹麻煩,咱們好不容易有個落腳的地兒!

        別看那老板娘長得年輕漂亮,都說她來歷和能力都神秘莫測,可不是城鎮里路邊讓你隨便吹口哨出言調戲的漂亮小妞,不是好惹的。把你們滿嘴騷話和露骨眼神都收一收!”

        “知道知道,”他的同伴長嘆一聲,語氣頗有幾分蒼涼的味道,“這不是憋太久了嘛!

        他們脫下濕冷的外套,扔進桌下專門供客人放衣服的藤筐里,有幾個人還到壁爐邊去烤烤火。

        “哎,之前傳聞里沒說這家食肆還有二樓啊!

        艾瑞克端著招牌紅燒牛肉面出來,聞言解釋道:“本店新建了二樓客房,可以住宿!

        這些人本來只是打算支付點錢,晚上就借用食肆大廳休息,休整一下等天徹底放晴了再繼續趕路,沒想到還有了客房,這些有段日子沒有沾過床,都只在野外火堆旁小睡的男人們有些驚喜。

        “有幾間房?能住下我們這些人嗎?”

        “目前空房有四個大房間,里頭是通鋪,每個房間大概能睡下五六個人吧!

        “那太好了,我們要三個房間,多少錢?”

        蕭康康定價的時候,依據前世旅店在旅游高峰期或者其他客流高峰期的情況會翻倍漲價的經驗,以及和艾瑞克商量,確定了房間采取浮動價格——

        平時大房間10銀幣,小房間3銀幣,冬季是露宿最難熬的時候,價格可以翻一倍;遇到大的風雪天,就三倍價格;如果是元素風暴這種極端天氣現象,5倍價格起,因為房間有限,如果供不應求可以價高者得。

        留宿在大堂的收費平時每個人50銅幣,翻倍參考房間價格的倍數。

        艾瑞克望了望窗外一片雪白的景色,“這段時間大房間一天30銀幣!

        “哇哦……”果然在這里不會便宜。但好在他們不缺錢,每一趟賺得都遠遠不止這個數,倒不成什么問題,但是還是試圖講講價。

        “你看我們這么多人,三個房間總價將近1個金幣了,要是雪一直下下去再呆幾天,到時候也太貴了,你看能不能便宜一些?咱們路子多,認識的人也多,回去幫著宣傳宣傳你們的店幫你們拉拉客源怎么樣?”

        艾瑞克故作為難,“我只是個店員做不了主,這樣,我幫你問問我們老板吧!

        這會兒工夫,門口的風鈴又一次攜著呼嘯的風雪響起,食肆迎來了今天的第二批風塵仆仆的客人。店里一下子更加熱鬧起來。

        這回來的是回頭客,一進門就熟門熟路地喊著,“老板,勞煩先給我們倒點熱水!”

        “好的!”

        桌上有現成的干凈杯子,倒扣在餐盤上。艾瑞克拎著水壺出來,幫他們倒上熱水。

        “這兩天天氣可不好,各位要不要住店?”

        “哎?能住店了?我說的嘛店面變得更闊氣了,要不是店牌上寫著妖精食肆,我差點沒敢認!

        “嗯,不過得說一下,現在樓上客房床鋪還沒做好,目前除了一個房間晚一些能做出來床,其他三間只能提供床墊麻煩客人們湊合一下了,不過價格可以低一點!

        他回頭跟第一批客人說道:“剛剛老板說因為床鋪的原因,沒有床的房間可以給你們打七折。請問你們是要有床的還是沒床的?”

        沒等第一批的行商回答,第二批來的冒險者著急了,“現在一共有幾件空房?”

        “四間大房,每間能住下四五個人,帶衛生間和浴室,免費提供熱水……”

        沒等他說完,冒險者隊伍就急急搶道:“我們要兩間!”

        “嘿,我們先來的!”商隊也顧不上講價了,“我們就要沒有床的那三間!”

        “可你們還沒定,是我們先說的!”

        艾瑞克打圓場:“別吵別吵,的確是他們先來的,剛剛已經跟我訂了三間房間,不過你們也別急,我們會給你們安排地方住的好嗎?

        剩一個有床的大房不打折一天30銀幣,得稍等一下上頭的通鋪快做好了,你們要嗎?”

        冒險者們沒有猶豫多長時間,跟領隊交換了一個眼神,就斬釘截鐵道:“要要要!”

        這下雪天但凡不缺錢的都不愿意露宿在冰天雪地里,萬一一會兒又有別的客人來,此刻不定下來一會兒說不定連一間房間都沒有了。

        艾瑞克對冒險者隊伍說道:“各位先吃飯,吃完飯上頭應該做得差不多了,到時候我再帶你們上去!

        他又轉向商隊,“你們要先把行李送上去嗎?”

        “好的!逼渲袔讉人從桌底下拖出行李跟著他上樓,順便去看看房間環境。

        樓上霍爾手藝熟練,胸有成竹,加上幫忙的孩子們人數眾多又勤快能干,幫著打下手、跑上跑下運材料,工作進度很快。

        沒到中午,其中一件客房的通鋪就做好了,并且孩子們還把屋子打掃得干干凈凈,“床墊”也鋪好了。

        艾瑞克逐一房間告知衛生間設施的用法和一些注意事項,物品用途在旁邊也有文字標識。

        這個世界還沒有抽水馬桶,客人們在驚嘆新奇的同時,大概理解為某種傳送魔法。不過就系統建筑系統的不科學來說,形容為魔法似乎也并不為過?

        冒險者團隊只訂到一間房,就算打地鋪兩個人還是住不下,剩下四個人安排在大廳離壁爐比較近的位置湊合搭個鋪,在餐廳營業時間后沒有訂房間留宿的話每人收取一銀幣50銅幣。

        雖然不如在房間里住著舒服自在,但好歹比冰天雪地里住睡袋好多了。

        有了客房之后,一天之內光是住宿費就賺了約莫1金幣,這讓蕭康康大受鼓舞。

        因為天氣實在不好,中午吃完飯休息一會兒蕭康康就讓孩子們回去了,明天再過來干活。

        不過雖然下午不用他們干活了,但她還是把當天晚飯的份的面包也給了他們,還給他們拿了一小袋燒好的木炭晚上取暖。

        孩子們道過謝,拿著面包裹緊獸皮,飛奔回距離不算遠的山洞。

        艾瑞克站在柜臺旁邊看著蕭康康站在門口拉著一條門縫捂緊大衣領子,有些不放心地跟孩子們揮手道別。

        他抱著手臂輕聲道:“她可真是個善良的姑娘,不是嗎?”

        其他純血統的人哪里會管區區混血種的死活?更別提為他們著想、擔心了。

        羅德勞倫“嗯”了一聲。

        蕭康康關上門,搓著手手走回來。大廳里除了食肆的幾人,就只有不得不留宿在大廳的四個客人,他們正鋪著自己的床鋪。其他客人都上樓在客房里休息了。

        她帶著兩個店員去廚房做辣白菜。

        蕭康康一邊和他們兩個準備東西,一邊說著自己的想法。

        “我想把那些孩子也簽下來,讓他們多參與一些我們店里的工作。以后客人會越來越多,只有我們三個肯定忙不過來,與其再找別人,不如雇傭這些知根知底的孩子!

        “可他們人那么多,都留下了似乎有點難?而且……你不會又要用契約卷軸吧?”

        蕭康康理所當然:“當然要用!

        反正雇用系統的卷軸又不花錢。

        艾瑞克一副你有錢你說了算的服氣表情,決定不再討論這一話題!澳悄阋x擇他們中的一部分雇傭嗎?”

        蕭康康猶豫就猶豫在這,“只雇用一部分似乎不太好,把他們中的一部分人留在食肆,相當于削弱了剩下的孩子們生存的力量!

        “的確是這樣!

        “總之我們先統計一下能給孩子們安排什么崗位吧,艾瑞克、羅德勞倫,你們兩個平時工作的時候,感覺哪里會讓你們覺得忙不過來,需要人手幫忙的?”

        艾瑞克把洗好的一顆白菜放進旁邊的盆里,又拿起下一顆,“食肆的衛生方面吧,一旦客人多的時候,忙著招呼客人,就顧不上收拾衛生,尤其現在還多出來客房,客房的清掃更是需要人手!

        蕭康康洗洗手,拿出本子記下來。

        羅德勞倫:“廚房,幫傭!奔庸に偈呈称匪呀浲耆珱]有問題,但偶爾點餐人數較多的時候有客人點菜,需要有人處理食材的時候會有些倉促忙亂。

        “哦哦,廚房幫傭……”蕭康康繼續在本子上記錄。

        “對了,現在有住宿的客人,食肆打烊后夜間也需要人值夜了,客人夜間如果要吃夜宵或者有什么事情,在柜臺要有人值班!

        “嗯嗯……對了,還有做中國結和打包特產的需求量也很大!可以專門安排人做這個!

        “那干脆把出售特產這一塊單獨分出來?安排專門的人負責!

        “好主意!”

        ……

        羅德勞倫默默給每一片白菜葉抹醬,偶爾應和幾個字,大多都是蕭康康和艾瑞克在說。

        “總結一下,暫時需要廚房幫傭兩人,客房清掃一人,大堂即時清掃一人,后院喂雞喂狗以及打掃衛生一人,制作中國結和打包一人,出售特產一人,特產收款一人,餐廳及住店結算一人,服務生兩人。

        一共是11個人?墒呛⒆佑惺藗,還有七個沒有工作崗位……”

        羅德勞倫:“先跟,霍爾,做工!

        蕭康康想了想:“也可以。如果需要倒班的話可以把這幾個人加入到崗位上去,要是實在沒有活給他們安排,還可以讓他們學學藤編。

        不過店里一下子多出這么多員工,大概暫時不會給他們簽店員契約,先簽學徒契約,只供一日三餐,不提供住宿也沒有工錢。干得優秀的孩子找機會升職成正式店員,住進員工宿舍。

        我看一樓員工宿舍大概能放四張單人床,都放上下鋪的那種。艾瑞克,一會兒你和羅德勞倫直接把你的單人床搬到樓上單人間去吧,我給你換上下鋪的。你們兩個先來的,可以先自己選擇想要的床位!

        艾瑞克保持著不多問、聽安排的原則一口答應下來。

        了結了一樁心事,蕭康康干起手頭的活來也更有勁了,心里思考著哪個孩子可能適合哪個崗位,按照這段時間對這群孩子的了解,心中也大概有了數。

        把辣白菜放進缸里腌制,也差不多到了晚飯時間,樓上的客人陸續下來吃飯或者點餐要求送到房間。三個人又是一陣忙碌,等飯點過了,他們才有時間坐下來吃一口飯。

        蕭康康餓得直往嘴里扒面條,“還真的很有必要增添人手啊,平時沒感覺,客人一多真的忙不過來!

        “是啊。那今天要值夜班嗎?”

        “Emmmm,”蕭康康遲疑地看著兩個今天已經忙了一天的店員,“要不這樣吧,今天晚上你們兩個輪一下班,明天孩子們上崗了之后給你們兩個放一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

        “好!

        “今天你們都累了,床改天再搬吧,現在還沒入夜,你們趕緊去休息一會兒,我先在柜臺看著,等我晚上回房間之前叫你們。這個月多虧你們倆了,給你們額外加工資!”

        “謝謝老板啦!”

        “謝謝!

        “不客氣,應該的!

        蕭康康坐到柜臺前,艾瑞克在進宿舍房間前,忽然回頭叫了她一聲,她應聲回頭。

        艾瑞克:“有事情就叫我!

        感受到他的關心,蕭康康笑道:“好!

        艾瑞克和羅德勞倫回到房間之后,大廳里徹底安靜下來。

        偶爾能夠聽到壁爐里火苗短促的嗶啵聲,以及睡在大廳里的客人偶爾翻身被褥摩擦的悉悉索索聲音。

        大廳里的主燈已經關了,柜臺后頭的墻壁上還亮著柔和的壁燈,以及臺面上一盞臺燈。

        蕭康康坐在柜臺前繼續在筆記上寫著計劃安排。

        在混血孩子里,一直出于領導地位的一把手狼爪和二把手雪在學徒中可以幫她管理其他孩子。

        雪比較沉穩細心,可以負責特產專柜這一塊,再找兩個孩子跟著他幫忙。不過這些孩子應該都沒有數學基礎,也沒有過接觸錢的機會,一開始還得有人帶著,抽空教教他們算數和練習找零。

        狼爪做事認真,在孩子們當中也有威信,可以負責總體監督,比如檢查清掃狀況、后院的活有沒有按時做完之類的。

        上次教中國結的時候有個孩子編織很有天分,可以安排到后院做中國結和打包……

        在橙黃色的燈光下,蕭康康把自己的想法一一記錄下來,總結成表格,又拿出一張大一些的紙來把最終稿工工整整地謄抄上去。

        “打擾一下,可以點一份夜宵嗎?”一位客人從樓上下來,繞過休息在大廳的幾個人,走到柜臺前輕聲說道。

        專注于手頭工作的蕭康康聞聲從計劃表中抬起頭來,“夜間只提供現成的食品,不出售烹飪食物了!

        “現成的都有些什么?”

        蕭康康拿過菜單指給他看,菜單上的食物圖畫栩栩如生,“雞肉或者牛肉火腿腸、大列巴面包、可樂、啤酒……”

        “嗯……一個面包,四個牛肉火腿腸,兩罐啤酒!

        “好的,請稍等”

        蕭康康收了錢,從柜臺下抽出一個托盤,把客人點的東西都放上去!褒R了!

        “謝謝!

        “不客氣!

        蕭康康接著在柜臺后頭坐到后半夜兩點左右,除了那個買夜宵的客人,就再沒有其他事情了。

        她感覺上下眼皮有些打架了,就去輕輕敲了敲休息室的房門。

        “艾瑞克……”

        屋里隔著木門傳出悶悶的一聲帶著沙啞睡意的應答,沒一會兒披著外套的艾瑞克就出來了,他輕手輕腳地帶上了身后的房門。

        艾瑞克領口最上頭兩?圩游恢梦⒊,頭發匆匆隨意束在腦后,兩鬢有些凌亂的碎發。

        他的眼睛里還殘留著未褪去的睡意,看向蕭康康的眼神卻沒有絲毫不耐,十分溫和;剛起床微啞的嗓音在寧靜的大廳里被壓得更低,在這樣安靜的夜里更顯得有一種別樣的溫柔。

        “辛苦了老板,你去休息吧!

        “你值兩個小時左右就去叫羅德勞倫換你吧!

        “嗯!

        “那我先上去啦!

        “嗯,晚安!

        “晚安!

        蕭康康扶著木制樓梯扶手在壁燈微弱的燈光和窗口斜照進來的月光中往樓上走,無意間側頭看了樓下大廳一眼,艾瑞克正站在柜臺外頭,仰著頭看著她走上樓。

        直到樓上傳來一聲輕輕的關門聲,艾瑞克才轉身進到柜臺后頭坐下,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

        ————

        第二天依然會很忙,蕭康康睡到六點鐘就在鬧鐘聲里艱難地爬起來了。

        餐廳的正常營業時間是早七點到晚七點。但因為很少會有客人一大早光顧食肆,就算是住店的客人早餐也一般都簡單吃一口,加上蕭康康也不想每天天還沒亮就起來準備早餐售賣,所以需要加工的炒菜之類的從上午九點之后才會提供,其余時間只提供快餐。

        混血孩子們這段時間不到七點就來食肆報到,蕭康康早點起來跟他們說一下雇傭他們做食肆學徒的事情。

        她洗漱收拾好下樓的時候,樓下大廳已經有稀稀拉拉級幾個客人下樓吃早餐了。艾瑞克和羅德勞倫都在忙,孩子們也已經到了,正等在角落的位置,還有幾個孩子主動去幫忙端茶送水。

        “孩子們,過來一下!

        等那幾個幫忙的孩子放下手里的東西過來,蕭康康把他們帶到比較僻靜的休息室一側的走廊上去說話。

        “你們也看到了,現在我的食肆擴建還有了客房之后,只靠兩三個人可忙不過來。所以我想問問你們,愿不愿意在食肆做學徒?”

        “您的意思是……要雇傭我們全部人?”

        “沒錯!

        “我們能每天都有工作了?”

        “太好了!”

        “那我們以后是不是都可以在食肆吃飯啦!”

        “再也不用擔心沒有食物了!”

        ……

        少年們喜形于色,忍不住嘰嘰喳喳喧鬧起來。

        蕭康康示意他們安靜,“我跟你們說一下學徒的待遇,你們再決定——

        學徒沒有工錢,只提供一日三餐;你們也看到了,我這暫時沒有多余的房間,所以需要你們白天過來,晚上回去;

        每天早上七點前到崗,天黑前回去,F在冬天傍晚五點多天就擦黑了,那么暫時你們四點左右就下班,早晚飯我每天發給你們帶回去,這樣就不用太過早出晚歸,早上吃完了過來,晚上回去吃,中午的話在食肆換班吃飯!

        少年們都聽得十分認真,眼睛一錯不錯地看著她。

        蕭康康:“一開始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有些事情我會慢慢教你們做,崗位安排也會在工作中視情況進行適當的調整。

        如果有做得特別優秀的人我會酌情考慮將他晉升為正式店員,每個月有工錢可以領。你們覺得怎么樣?如果覺得可以,我們就可以簽訂契約啦!

        孩子們臉上都寫著急迫,恨不得立刻一口答應下來,但還保留著習慣目光灼灼地看向狼爪等他作出決定。

        狼耳少年雖然竭力克制,但眼睛里仍然掩飾不住熱切,一字一頓道:“我們相信您!

        兩方利落地達成契約之后,蕭康康就開始分配工作。

        “你們兩個跟著羅德勞倫在廚房做幫傭,除了打下手,也跟他學學加工快餐;你們兩個跟著艾瑞克在大堂做服務生……”

        她把自己的安排大概說了一下,著重囑咐雪:“雪負責特產專柜,我會先帶著你做,你熟悉一下收錢和找零,最開始我會帶著你做!

        還好食肆升級之后有自動記賬功能,否則她恐怕還得教出個賬房來。

        狼爪:“那我呢?”

        “你暫時先熟悉一下所有人的工作流程,如果有什么問題及時反饋給我,人員安排需要調整的話也告訴我!

        她對剩下沒有分配到崗位的幾個孩子道:“你們幾個這陣子還是跟著霍爾幫忙一起做家具,等忙完這件事我再看看給你們分配什么工作!

        蕭康康掃視一圈,“都清楚了嗎?”

        “清楚了!”

        “我們會努力工作的!”

        ……

        “現在大家去吃早餐,你們兩個跟我過來領面包和牛奶。吃完早餐我們就上工啦!”

        然而孩子們第一天上工難免會生疏忙亂,不過還好大堂和后廚有艾瑞克和羅德勞倫兩人統籌指導,特產專賣這邊蕭康康盯著,偶爾也在店里帶著狼爪私下轉轉,了解、審視各個崗位的工作情況。

        孩子們都十分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工作機會,學得格外認真、干活也賣力,到了下午已經初步適應了自己的崗位,已經做得有模有樣了。

        蕭康康中午歇口氣吃飯的時候,才想起來把給學徒們準備的統一樣式的套裝和圍裙拿出來分給孩子們。

        套裝是從系統家居商店購買的價位比較低的基本款衣服,材質耐臟耐磨。衣服雖然不厚,但是在燒著壁爐的食肆里干活并不會冷。小學徒們穿上工作服、戴上系統訂制的有食肆標志性中國結圖案的圍裙,顯得更像樣了。

        穿戴統一之后,少年們更加切實地感受到自己已經成了食肆的一員,腰板都挺得更直了。他們很愛惜自己的工作服和圍裙,下班摘下來之后都要整整齊齊疊好放在員工臨時的儲物箱里。

        等過幾天霍爾還會給他們做一個一格一格那種員工儲物柜,暫時決定到時候放置在休息室旁邊的走廊邊上,學徒們就都有專門放置個人物品的地方了。

        當天晚上,蕭康康根據排班表留下了輪到值夜的一個孩子,其他孩子就拿著食物返回他們的山洞去了。

        以后值夜的活就交給這些孩子們了,并且規定每次值夜之后可以休假一天。

        因為夜間可能有人下樓來買東西,而這些少年們都沒有學過算術也幾乎沒有進行買賣的經驗,所以目前輪番值夜的就是特產專柜組跟蕭康康學習收款的幾名學徒,她因此還在這組多加了兩個人。

        白天的時候蕭康康已經教了他們簡單的收款找零,幸而柜臺直接出售的商品就那么幾樣,而這組的成員都是她特地詢問過狼爪和雪,挑選的腦子比較機靈的孩子,基本沒什么問題。

        再者蕭康康還能查看系統自動錄入的賬目,如果出現問題隨時能查出來,到時候再進行指正和教導。

        她送走其他孩子,安排好了夜班,對艾瑞克和羅德勞倫說道:“這兩天你們都累壞了吧,今天學徒們上崗第一天接受得還挺快,明天你們休息一天吧,補補覺,多睡會兒,活計都交給學徒們,我來看著就行!

        艾瑞克:“可是他們還不太熟練,如果我們不在不排除會出現一些小狀況,你一個人看著會不會太辛苦了?”

        羅德勞倫也認真地看著她,臉上帶著詢問的神色表達著同樣的意思。

        “放心吧,我不會逞強的,如果我真的應付不來,會請求你們幫助的!

        “好的!

        晚上孩子們四點鐘左右離開食肆之后,餐廳除了一些還沒吃完的客人,還有一些喝酒閑聊的人,大堂上依然十分熱鬧忙碌。

  http://www.avshls.live/html/43/43094/2261260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