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霸道至圣 > 第二十四章 逃之夭夭

第二十四章 逃之夭夭

        追了半日,這一擊終于建功,賀章頓時露出了一絲笑意。

        可就在他打算繼續發動第二次攻擊一劍斬殺掉張浩的時候,那個煉氣境的螻蟻居然再次逃跑,而且速度居然沒有因為受傷而受到影響,反而速度似乎提升了幾分。

        “怎么會這樣?”賀章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內心已經越來越凝重,他已經可以感覺到,這個練氣境的家伙非常不簡單,若是今日不除掉,將來恐怕會給他帶來巨大的危機。

        沒有任何遲疑,賀章再次追向張浩。

        此時的張浩,已經是面色泛白,為了能夠逃走,張浩強行施展了身法《凌波》,本來在他現在的修為境界,還不能施展凌波。

        除非到了筑基后期,才能勉強施展,而現在他這樣強行施展,毫無疑問會對他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反噬傷害,但是張浩此時已經顧忌不了這么多了。

        “咳!”

        張浩一口鮮血咳了出來,顯然內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而這個賀章就像是一塊狗皮膏藥,緊緊貼著張浩不放。

        “媽的!”張浩無比憤怒,自己前世好歹也是堂堂仙帝,居然會被一個筑基修士追殺到如此狼狽。

        “不要讓我逃過這一劫,否則我必定取了你的狗命!還有康易海,我會在洗劍宗等著你回來!”

        接連吞服了幾顆益氣丹,可張浩依舊感覺到真氣開始出現耗竭的跡象,最為要命的是他的肉身,已經在各處出現了鉆入骨髓的疼痛。

        而在張浩身后,賀章的速度依舊沒有放慢,他同樣吞服了幾枚丹藥,連續的爬山涉水追殺張浩讓他的真元消耗了太多。

        “哇!”張浩再次一口鮮血吐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完全透支了,氣海內的真氣也所剩無幾,強行施展凌波九轉帶來的反噬作用完全暴露了出來。

        “繼續跑啊,怎么不跑了?”賀章陰惻惻地笑道,他見張浩停了下來,也放慢了速度一步步朝張浩走了過來。

        “賀章,我記住你了!”張浩冷笑了一聲,通紅的雙眼像是被鮮血所充斥。

        “對,記住我!這樣你死也可以瞑目了!辟R章臉上的笑意更勝,在他的手里,那柄飛劍再次輕顫,可就在飛劍要飛出的一瞬間,在張浩的身上,爆發出一團猩紅的光芒。

        “咻!”

        很快,張浩的身影便被紅光所吞噬,下一息的時間,張浩整個人化成了一道紅光激射向天際。

        “血遁!”

        賀章驚呼了一聲,他不知道一個練氣修士怎么會懂得血遁之術,而且有能力激發血遁之術,但他知道,現在想要再追上張浩幾乎是不可能了。

        賀章微微皺眉,他心里涌起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覺,下意識的,他覺得自己今天對張浩所作的這些是一個嚴重的錯誤,但他也知道,這個錯誤一旦犯了,就沒有再改正的余地了。

        所以,張浩一定要死!

        ……

        張浩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昏迷了多久,這種狀態和他前一次轉世重生的時候有點像,但是張浩知道這一次他并沒有死,他在最后的生死時刻發動了血遁,雖然血遁給他造成的傷害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臨界點,但他最終還剩下了一口氣。

        張浩感覺自己的身體正懸浮在水里,身子隨著水流不斷的上下起伏,不過讓張浩感覺到奇怪的是正有一股靈氣鉆入到自己的體內,這股靈氣無比精純,讓張浩感覺到無比舒服,他甚至覺得,這股靈氣比上仙界的靈氣還要濃郁,還要純凈。

        張浩并不知道這股靈氣來自于哪里,因為此刻他全身都已經沒有了任何知覺,整個神識都像被封閉起來,只能夠在識海內活動,就連探查自己的肉身都做不到,可以說此時的張浩就只存留有最后一點意念了。

        就這樣的狀態大約持續了三四天,在那股濃郁到極點的靈氣作用下,張浩的神識恢復了三成,而且他已經開始能夠做一些細微的動作,比如手指活動,嘴唇的蠕動,他感覺有些口渴,就努力地撇過頭,喝了幾口水。

        又過了兩天,張浩的神識已經恢復了六七成,而他的肉身傷勢也恢復了不少,四肢已經能夠輕輕劃動了。

        這時候,張浩已經察覺到,那股濃郁到極點的靈氣居然是來自于他一直系在手腕上的那塊黑色木牌!

        意識到這一點,張浩頓時感覺到無比震驚,他一直都不知道這塊黑色木牌到底是什么東西,就算是前世他也沒有弄懂,他只知道當修煉突破到真仙的時候,將仙力灌入到黑色木牌內可以激發木牌吸收天地靈氣,然后轉化為自己的修煉所需,除了這一個作用之外,張浩并沒有發現其他任何作用,就算是他修煉到萬界仙帝的時候,也沒有探索到黑色木牌的其他玄妙。

        但是此刻,他還只是一個練氣修士,卻感覺到了黑色木牌上面傳來的靈氣,而且張浩可以非常清晰地分辨出來,靈氣并非是木牌吸收自天地之間,而是來自于木牌自身。

        這一點讓張浩更加覺得不可思議,這塊小小的木牌,居然會蘊含如此濃郁的靈氣在其中?

        張浩實在是無法看出這塊小黑木牌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平常沒有任何靈力的波動,也沒有任何陣法的痕跡。

        “難道是我轉世重生,無意之中觸發了這塊黑色木牌?”

        張浩心里莫名多了一絲驚喜,他開始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解開這塊黑色木牌的謎團。

        又過了三日,張浩的神識已經恢復了八成,而他的肉身也能差不多能夠活動了,他發現自己的確是在一條大江里,而這些天就一直在江水當中隨波逐流,現在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爬上岸,張浩只能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套新衣服換上,他感覺雖然神識基本上已經恢復,但身上的真氣運轉依舊非常艱澀,顯然施展血遁造成的后遺癥還遠遠沒有退去。

        “咕咕……”

        張浩感覺到獨自有些餓了,但是他沒有辟谷丹,辟谷丹雖然不是高級丹藥,但門派并沒有免費發放,而是需要用貢獻值來兌換,一點貢獻值就可以換到一枚辟谷丹。

        雖然只需要一點貢獻值就能兌換到,但張浩根本就沒有貢獻值,唯一可憐的一點貢獻值就是用十株碧根蓮換來的,想到這里,張浩還是覺得貢獻值非常有用,不管是用來兌換一些基礎的丹藥還是去門派內的小靈山修煉都需要用到。

        不過,張浩身上就算有辟谷丹他也取不出來,他現在的真氣近乎凝滯,根本無法激發儲物袋。

        張浩沿著江岸一路行走,不久之后就發現了一處村落,遠遠有炊煙飄蕩在空中,張浩找不到合適的閉關之地,再加上腹中空空,所以他選擇前往村子里,當張浩進入到村莊不久,就遇到了一個老人。

        這個老人白發蒼蒼,身子有些佝僂,當張浩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他才發現張浩。

        不過看到張浩狼狽的樣子,他的眼中頓時流露出同情之色。

        張浩此時的樣子看起來確實很糟糕,因為缺乏營養再加上真氣運轉不暢,面色看起來非常蒼白,另外在江水里泡了這么多天,看起來就像是流落在外的流浪漢,似乎精神狀態極差,隨時都可能倒下。

        事實上,張浩也就外表看起來如此狼狽而已,他的精神狀態雖然不是太好,但是絕對比一般的普通人強得多,畢竟神識還能夠探視。

        “孩子,你這是怎么了?”老人有些同情地問道。

        張浩可以看得出來,這個老人身上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就是一個普通的凡人,但卻是一個非常熱心的凡人。

        張浩也不知道該如何和老人解釋,只好說:“我餓了……”

        “餓了啊……來吧,跟我回家。我給你做吃的!”

        老人很快就帶著張浩來到了他家。

        說是家,其實就是一個家徒四壁的土磚房,屋內的東西非常簡陋,不過倒是收拾得很整潔。

        張浩坐在屋里,靜靜地等待,很快就有一股淡淡的麥香味傳來,老人不久后端上一碗饅頭,張浩早已經餓的七葷八素,看到這些饅頭早已經按捺不住,一陣狼吞虎咽,一碗饅頭就消滅個精光。

        打了個飽嗝,張浩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肚子,這才尷尬地發現自己居然沒有給老人家留下一個。

        “對不起,我實在太餓了!”張浩尷尬地說道。

        “沒關系!”老人和藹地笑道。

        “怎么會沒關系?”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個不悅的聲音。

        這是一個少女,五官清秀,穿著一身樸素的青衣,不過這件青衣明顯是因為洗得太多次已經變成了暗灰色,上面還打著補丁,她身材并不矮,大約一米七的樣子,比張浩只矮半個頭,但卻非常瘦,因為缺乏營養面色微微有些亞健康的白,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不悅地瞪著張浩。

        “楚然,你回來了!”老人見到少女,眼中露出慈愛的光芒。

        “爺爺,他是誰?為什么一個人一頓就吃掉我們三天的伙食?我這次賣掉的獸皮鞋要三天之后才能拿到錢,難道我們這三天就要挨餓嗎?”楚然雖然是在和她爺爺說話,但一雙眼睛卻是憤怒地瞪著張浩。

        張浩并沒有因為少女的話語而又絲毫的氣憤,反而有點同情這個老人和少女,想不到六個饅頭居然就是他們三天的伙食。

        “對不起,楚然,我會給你們報酬的!”張浩開口道。

        “給我們報酬?”楚然打量了張浩全身上下,實在看不出張浩身上什么地方能夠裝納東西,頓時不屑地說道:“看你的樣子,就是騙吃騙喝的,你能給我們什么報酬?”

  http://www.avshls.live/html/45/45114/2374273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vshls.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结果